建窑建盏的前世(之四)因茶而衰的建窑建盏

从晚唐至北宋再到南宋,因斗茶风尚,使得建窑黑釉茶盏独领风骚300年。花开花落,兴衰更替,历史使然。蒙古人首领成吉思汗的铁蹄踏进中原大地,他的孙子忽必烈于1276年攻占临安,大宋王朝寿终正寝,元朝取而代之。惯于马上游牧的蒙古族没有汉人品茶论道的闲情逸志,不习惯碾茶、烹茶、斗茶的习俗,草原上豪放的性格更喜欢快捷、简约的茶饮,因而,除了民间文人雅士依然钟情于使用建盏斗茶外,从宫廷到市井,提倡用茶时采用散茶,追求清饮,废除繁缛的茶艺过程。甚至茶饮时,喜欢添加“酪味”,堪称奶茶是也。

“斗茶”风俗日渐衰减,因茶而生的黑色茶盏自然随着茶饮风俗的改变而渐行渐远,逐步离开市民的视线。建盏因朝代的更替,仿如从颠峰跌落至谷底,这颗曾被誉为瓷坛上的璀灿明珠逐渐暗淡下来。尽管如此,但在民间市井,酷爱“斗茶”、坚守这一风俗的茶饮者依然不乏其人。从著名剧作家马致远写的元曲《吕洞宾三醉岳阳楼》第二折里就有“我看你怎发付松风兔毛盏”;白朴杂剧《唐明皇秋夜梧桐雨》第二折“酒注嫩鹅黄,茶点鹧鸪斑”( 兔毛盏、鹧鸪斑皆指建盏里的一种斑纹)等等,均证明元代前期使用建盏“斗茶”的遗风犹存。

与唐宋及后来的清代皇帝相比,明代的皇帝似乎没有那个对中国茶文化有特殊的贡献。唐明皇举办的茶宴盛极一时;宋徽宗撰写了中国茶文化史上的著作《大观茶论》堪称经典;清代的皇帝乾隆、康熙均写了大量的茶诗,因而,从茶文化的角度看,明代皇帝的确没多大建树。但从饮茶方式变革的角度讲,开国皇帝朱元璋却极大改变了饮茶方式。由于他的一道诏令,“废止饼茶!”唐宋以降,皆为末茶煎煮,“建盏”故乡出产的龙团茶饼最为宋室宫廷青睐。“斗茶”首选此饼茶。皇上的一道诏令,使得明代饮茶习惯被彻底改为叶茶冲泡。正是这道诏令,奠定了明太祖朱元璋对茶文化发展的贡献,他“开千古茗饮之宗”。

也正是此条诏令,明代饮茶者选用茶具时,以壶替盏,目光便逐渐瞅上江浙一带的紫砂壶。茶具的更替,因茶而生也造就了因茶而衰,使得地处闽山建水一带原先炉火熊熊的建窑窑火彻底湮灭下来,留下在满山遍野的大量瓷片、匣钵层层叠叠堆集成足足方圆十二万平方米的缓坡上。残片上兔毫斑、鹧鸪斑、油滴斑等各式各样的斑纹在阳光的折射下,依然散发出奇异夺目的光芒。明代以降,芦花坪遗址上长满了芦花,一只只野兔窜来窜去,身上的兔毛与残片上的兔毫惟妙惟肖;从草丛里突兀飞起的鹧鸪,看见地面上状如自身羽毛的残片遍地皆是,只好无奈地发出“咕咕!行不得也哥哥”的哀鸣声。(李加林)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8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