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导读

建窑以产黑瓷而著称。唐代始创烧,到了宋代尤其是南宋为极盛时期,至清代而终。.建窑原是江南地区的民窑,北宋晚期由于“斗茶”的特殊需要,烧制了专供宫廷用的黑盏,部分茶盏底部刻印有“供御”或“进盏”字样。这种瓷器在日本被称为:天目釉。日本和韩国的茶道都非常重视此物。它的胎体厚实、坚致,色呈浅黑或紫黑,器型以碗、盏为主。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中国的瓷器分青瓷、白瓷、黑瓷三大系列,而黑瓷的主要代表就是建窑建盏

茶,源于中国,历朝历代的人们对茶都情有独钟。而宋朝这个朝代更是把中国的饮茶斗茶文化推向历史的第一个高峰,宋喆经常在皇宫里茶宴群臣,从而使斗茶成为当时的一种时尚。上至皇帝、士大夫下至百姓布衣,斗茶之风迅速在这个朝代成为成为了一项全民热衷的竞技活动。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在宋代斗茶就是斗色,斗茶过程中茶沫皆是白色,自古黑白分明对比明显。北宋重臣蔡襄在《茶录》中记载:“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建盏盏形底小口大,形如漏斗,按造型分有束口、敛口、敞口、撇口四大类。底小口大有利于茶香的显现和散发,茶遇盏生香,因为建盏的胎骨厚重,保温性好,有助于提升茶香。是斗茶活动中最上乘的利器。建盏的釉面花纹变化多端,大体上可以分为兔毫、鹧鸪斑(油滴)、曜变、杂色釉四种类型。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兔毫盏的特征是毫在盏底粗状,越往上越细,到末端形成针状。筋脉状的结晶体浮于釉面表层,釉面表面是全玻化的,视觉呈现立体感。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鹧鸪斑(油滴)盏形成机理简单来说就是铁结晶在高温下溢出釉面的表现,他们富集到的单价铁浮在釉面上,像水面小片的浮萍。这些浮萍三五相遇,拼合成大的包裹团,那就是油滴的斑纹。北宋初年陶谷《清异录》:“闽中造盏,花纹类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讲的就是鹧鸪斑(油滴)的釉面花纹如鹧鸪胸部羽毛的斑点。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曜变盏的典型特征是每一个大的结晶体周围都有许多小的结晶体,结晶体是白色的而且只有靠近结晶的地方才有七彩光,黑釉部分并未有七彩光出现,越靠近结晶部分七彩光越鲜艳。是因为铁元素聚集到结晶处时被外力因素阻断,铁元素留在了靠近结晶的地方所造成的。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盏斗笠形态便于搅拌茶汤,盏壁较厚,利于保温,这才使得建盏成为最好用的斗茶利器。宋徽宗在《大观茶论》里记载:“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建窑出品的建盏以其造型古朴,胎体厚重,釉色温润,窑变釉面千变化,赏心悦目的特质而艳压群芳,成为皇亲国戚、皇宫大臣、社会名流趋之若鹜的宝物。用建盏品茗给了他们无限的情趣,他们在其中得到了自己所要的超脱感和心理上的愉悦。建窑瓷器的审美特点便符合这种“清欢”的审美意趣:黑色的釉色朴素玄妙,整个器物敦厚而富有安定感,呈现出一派天真、淡泊、洒脱而又浑厚的特色。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为什么建盏在宋代会受到如此的青睐呢?其魅力在于所有的瓷器都可以在胎釉、造型、花纹上下工夫或通过高超技艺创作出精美的艺术品,但是建盏的釉面所呈现出的千变万化、绚丽多彩的斑纹是“窑变”天成与人工巧匠的高超邂逅。正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正是对建盏釉色千变万化最好的诠释。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窑的釉面属于结晶釉,含铁量高达6%以上,在1300多度的高温焙烧过程中窑温的变化使釉面产生绚丽多彩的花纹。这些花纹与其他瓷器的华丽彩绘或复杂的雕饰不同,它们是釉水在每个不同温度和气氛中产生自然窑变的结果,像是“窑神”的鬼斧神工之作,窑工们无法提前预知,这在陶瓷界称之为“窑变”。不同的窑炉、不同的窑位、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天气使用相同的原料烧出的建盏釉面纹路截然不同,变幻莫测。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每一位宋代陶工们要做的是烧出最为精美的建盏,可是往往事与愿违。他们一直在努力为建盏穿上一件量身体裁的外衣,可是建盏在窑炉内的变化之多,一窑百色。为了每一把不一样釉面的建盏,他们恨不得给每一把建盏都起一个名字,让他们到每一位斗茶者手中去传递陶工们的坚辛与情怀。

黑从来是不被大多数人认可的,建盏穿着黑色的外衣走过了近一千年不被人认可的屈辱,无知的人对他的误会,一直走到了今天。今天他浴火重生,凤凰涅槃就是要告诉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们黑原来是可以这么高雅,这么深邃的。为求独具审美价值的釉面斑纹古今中外的陶艺家呕心沥血试图寻找最合适的制瓷原料和探索最正确的烧成方法。经历数十载,延续几代人的求索,问世的优秀作品依然极少。可见,建盏烧造技艺是土与火高难度邂逅,是纯粹的陶瓷艺术。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盏的烧制工序繁复,必须历经选矿、瓷矿粉碎、淘洗、配料、陈腐、练泥、揉泥、垃坯、修坯、素烧、上釉、装窑、焙烧等13道生产工序。必须协调坯土、釉矿、窑温和窑中气氛这四大烧造因素。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由于建盏的烧成同时受到坯、釉、窑温和气氛的严重制约,所以一件斑纹优美且外观没有缺陷的优秀建盏,是在大量废品和次品的基础上产生的,当我们走进古窑遗址,从那令人惊讶的如山包状的废弃物堆积就不难看出这一点,所以无论古今中外,优秀的建盏非常稀少,市面上更是难得一见。宋代烧制几千万件建盏才能偶得一两件最珍贵的曜变盏;烧制上百万件建盏才得一两件油滴盏。

目前已知世界上仅存的三件完整曜变盏,分别珍藏在日本静嘉堂文库、藤田美术馆和龙光院。日本国立博物馆中国宝级的瓷器珍品共七件其中四件是建盏。由此可见,建盏不愧为世界陶瓷艺术的瑰宝。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宋代斗茶传入日本后其受到推崇程度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并且把这项技艺一直传承至今。在日本斗茶文化更是上流社会娱乐活动的贵族文化。据公元1511年出版的日本《君台观左右账记》史册里记载:曜变斑建盏乃无上神品值万匹绢;油滴斑建盏是第二重宝值五千匹绢;兔毫盏值三千匹绢。三千匹绢相当于当时两千个劳力一年辛苦所得,由此可见建盏的珍贵和难求。到了16世纪一个建盏可谓价值连城,日本武士集团甚至为争夺一把建盏而引发战争。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从古至今慕名而来参观、祭拜建窑遗址的各国专家学者络绎不绝,在许多享有盛誉的陶瓷大师心中都有一座永远无法跨越的高山,一座让他仰止折服、顶礼膜拜的丰碑,它就是建窑建盏的高超技艺。走进建窑古窑遗址看到那漫山遍野高古遗物不难引发思古之幽情。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建盏的不朽魅力藏在宋代陶工们无数次失败的煎熬中;藏在宋徽宗高妙审美的情境中;藏在宋代文坛学子畅怀讴歌的诗词中;藏在世界茶与瓷文化发展的历史长河中。

建盏起于唐盛于宋,自元代中期以后逐渐被历史的尘土所掩埋,一度陷入沉寂。1981年春建阳瓷厂技术人员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省轻工研究所、省博物馆等专家经过上百次试验,终于烧制出一批兔毫斑纹的仿古建盏,经专家鉴定这些仿古产品不仅质似而且达到形似、神似的标准。这也标志着这一失传近八百多年的技艺终于在瓷坛上重现光彩。

建窑建盏——国之瑰宝,瓷之文明

在建窑的深沉浓厚的黑釉里,我看到了历经千年而不衰的风华与生命的张力,茶香氤氲,禅意朦胧,黑沉沉的色彩中,却透漏出这个时代低调,内敛,毫不张扬的审美情调。那种萧散简淡的,归于质朴“清欢”意趣,千年之后依然浸润人心,依然,能给人以舒缓平和的、美的震撼。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7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