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这趟回开封,碰到卖老式元宵的,特意买了一斤,追寻下儿时的口感。

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老年间,北方制作元宵叫“摇元宵”,馅料就是个糖块,放在盛有江米面的大笸箩里,起码连摇一刻钟,一层水一层面,循环往复,才能裹出来松软劲道兼得的元宵,跟南方的汤圆是两码事。

笸箩,现在是见不到了,我姥姥是前清末科举人的闺女,针线活是看家本事,所以小时候我见过针线笸箩,简单说就是柳条编的针线收纳筐。别看它土了吧唧,但搁在唐代,这可是个高大上的外来词,原出自伊朗语Padrod,就是碗的意思,也写作叵罗、颇罗。

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上一期我讲了叵罗,郁金、琥珀、叵罗、胡姬,这就是唐代时尚青年在长安酒肆最崇尚的西域元素,一如现在的酒吧,也爱玩美式布鲁克林风格,感官能刺激的各方面都关照到了,而核心就是作为酒器的叵罗。

酒器到茶具,其实一脉相承,对于我这样的老饕而言,几乎可以无缝对接。饮酒与吃茶,皆人生快意事,何须拘束?

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有年我拍纪录片,一坑老窑出土的瓷碗,同样的家伙事儿,古人在碗里面还写的有字,有写“茶盏子”的,也有写“好酒”的,它们有啥区别呢?

有朋友就跟我解释了,你仔细看,腹部的弧度略有区别。

我说你这是玄学,要不要来个双盲实验?其实二者器型上,并无二致,看来古人也不愿玩得太累,率性就好。

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初见建盏,朋友介绍得相当高大上,甚至搬出了阴阳五行、君臣之道,但核心角度就是斑纹,你看这个多美多高级?疏密有序,纹路细腻,色泽如何大气云云。

凝视再三,我只问了一句:为什么宋人点茶,要专用建盏?换言之,这有啥用?

朋友顿时无语。

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任何器皿必有其用,这是我的一贯主张。用是根本,其他的都是添头,所以建盏必然有其特质,才能让宋人推崇为点茶的极致器皿,否则皆是玄学。

一如我告诉你,这块充电器是我从西藏林芝带来的,充的是雅鲁藏布江发的电,电炉子连上它,你会感觉到烧出来的水更洁净爽口,是不是能尝出雪线和林线之间,隐秘在味蕾深处的丰富食材感呢?

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后来看蔡襄的《茶录》有这么句话:“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胚微厚,熁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它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

由此,我试图推论:

首先是茶色的需要,乳白色的茶汤和黝黑的建盏,对比鲜明,水痕明显,斗茶各方所用的茶底如何,点茶幻化出的图案怎样,一目了然;

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第二是造型的需要,口大如笸箩,展示茶艺的舞台随之增大,题首诗词画幅画,不至太难操作;

第三才是用,口虽大,却比笸箩有深度,同时盏壁较厚,容积率提高了,保温性也上去了。《水浒传》里的梁山群雄,用笸箩一样的小黑碗吃酒,叫“推杯换盏”,务求其快,因为那时候酒的度数低,至多二十来度,这样的酒具才能吃得口滑。而点茶需要七汤,仪式感之外,也要追求口感,不保温行吗?

宋徽宗用建盏,李逵用小黑碗,并非就是层次高低,各有其用,才是根本。

建盏就是个撇拉碗,宋徽宗建盏点茶,李逵大碗喝酒背后的玄机

建盏,喝酒没问题;可换做小黑碗点茶,你试试?那就是“温吞”了。温吞到现在也是个贬义词,没口感啊!

从喝酒到喝茶,这一喝,建盏的好处,就不言自明了。

所以有宋一代,点茶日趋仪式化,到了元末,大老粗出身的朱元璋,自然不解风雅,这个不解渴啊!

作者:党人碑。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7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