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印象之碎了壶盖

紫砂印象之碎了壶盖

不懂这个壶叫什么,包浆比较润泽

在单位工作时若使用紫砂壶,一是没有心境,再则实在不方便,违和得很,看上去就不是干事的人。快要退休的时候,我想,可以把玩一下紫砂壶了。

于是从书柜的旮旯里找出亲戚送我的一把紫砂壶,清洗干净,不知道是柱础还是曲壶的变种。使用半月,所谓包浆就有了。看上去,油润有加地发着暗淡的微光。有人用紫砂壶是乌衣派,任其茶垢堆积,美其名曰茶山。我大概属于紫砂壶使用的净衣派,每天都清洗干净。如此,一不小心就容易摔了茶壶,之于我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我用的这把壶就是在频繁清洗时,摔了壶盖

看到地上一分为二的壶盖,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或许能粘上?立即拣起,此时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作祟,拣起的一半再次掉落,决绝地粉身碎骨离我而去。

这把壶的容量应该在二百六七十毫升,从摔碎的壶盖能够看出,货真价实的用料,细微的砂粒排列均匀,系骨(砂)多肉(泥)少的一路。肉眼不可见的气孔使得透气性极佳。壶胎的质地比较疏松,应该是半手工壶。壶盖无论外口还是内口,严丝合缝,我真没有见过如此精致吻合的壶盖。壶底因为手工而留下的道道放射状的泥痕,犹如光芒照耀。手指抚过壶身,犹如抚在鸡蛋壳上,细腻的颗粒感伴随着丝绸一样的润滑。它的制作者似乎名不见经传,上网浏览倒是看到了姓名,不知道是否重名,因为所用印章不同。这把壶应该是二十年前的作品,标准的原矿紫砂。当下,已经不容易找到这种质地的壶,即使找到,价格往往令人望而却步。

给它配一个壶盖吧,然而,配一个壶盖比制作一把壶的难度大得多。

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得就是失。若不是亲戚硬要送我(那时对紫砂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便没有摔了壶盖而导致整把壶报废的“失”。懂壶、爱壶、呵护好壶,这就是金刚钻,没有这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细瓷活(用壶)。恰在此时,一位文友要送我一把壶,可想而知,我谢了文友的好意。

失就是得。得到一个教训的同时,我打算不再碰紫砂壶。不碰紫砂壶,就不会有使用时的小心翼翼,也不会因为损毁而坏了很长时间的好心情。

紫砂印象之碎了壶盖

损毁的壶盖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46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