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缘分,如落在掌心的雪,化了才浪漫。爱情,如抱在怀中的冰,融了才唯美。如果可以,我愿当釉,你则做胎,我永远溶进你的身体,刻进你的灵魂,即使破碎,都在一起。

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一种恬淡、沉静的姿色,避开尘世浮华的招惹,幽幽香韵晕染心事,层层浮萍泛于过往,生性的凉薄,将隔世的寂寞深藏。犹记得,那年烟雨陌上,相逢你初妆的模样,玄青,浄美,一袭低调的风情,淡入眼帘,一生醉眸。

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关于男女之间的关系,张小娴说:“上半身朋友,下半身情人。”那釉水与素胎的交缠,让我们忘了下半身与上半身的分别,只惊诧于这纯净的美,震撼这不染尘埃的静。爱美是人的天性,因美而忘了性,也许是一种纯粹的崇高。

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夜色,玄青,恍如旷世久远的一道明艳,划开亘古际空的沉默。一绝尘色,烟寒了了,迎着一天落霞,你的音容,清风里徐徐盛开。星月总相依,花叶两不离,持一颗柔婉的初心,倾款款情深,将你的美妙,绾成建瓷黑盏的情结。

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金庸小说里的天下第一刀客胡一刀,凭借他的武艺,完全可以带走陈圆圆,可他却守候陈圆圆二十三年,只为偶尔在她路过时可以看一眼,只要她幸福,这就足够了。我想,这是灵魂上的釉水与胎体的结合,金岳霖对林徽因也是如此,世界上很多的暗恋,许多的青涩的初恋,都是如此,藏在心灵深处,不沾人间半点烟火。

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烟凉岁月的窗下,执一茶盏的暇念思量。旖旎,干净,内敛,清静,妥帖,飘逸,出尘。细读则透出曼妙与妖娆,如一个故事,如一部《红楼》,里面写满爱情。浪漫邂逅,经烈火煅烧,爱恨情愁的煎熬,岁月的沉淀,把魂魄熔在了一起,身子揉在了一起,有经过世俗的烟火,却超越了世俗,再也嗅不到一丁点尘世的烟火味。

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初见建盏,觉得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爱情,那夜,仿佛是魂,深深揉在了胎里——要怎么爱你才够深情?把我的骨我的血全揉进你的身体里吧,那黑里,透出了我,透出了玄,这样的着色,大气,凛然,端静,风日洒然,却又透着十二分的书卷。”

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夜空幽暗,繁星点点,一抹玄青色,青中寓深黑,亭亭凝落于水面。云霞烧融旧梦,略带忧伤的釉色,更显鲜亮,剔透。

用心,与建盏谈一场不分手的旷世之恋

历史悠远的黑瓷文化,土与火的艺术凝练,穿过漫漫时空流转而来。江川风雨有痕迹,古渡尘夜依然是萧瑟,一半成型的体态,素雅的让人心疼。清脆的心壁震颤,釉泪研磨成晶润的光泽,玉毫条达雕刻于华表,厚瓷腹邸,满是浪沙淘尽的沉寂,藏下千年黑色的秘密。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27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