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梅瓶瓷器器形和釉色的演变

梅瓶始于唐代的器形,也是中国瓷器造型中最经典的,流传时间比较长的瓷器器形,受到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和文人的喜欢,梅瓶流行于宋代,风行于元明时期。样子收藏对历代梅瓶的称谓、器形特征、釉色用途等介绍梅瓶的发展历史。

梅瓶,作为一种具有储酒实用、陈设装饰、明器陪葬等多重用途的器物,从唐代开始出现就已深受人们的喜爱,到宋代时已很流行,元明时期随着青花瓷器的成熟而日趋风行。本文试从历代梅瓶的称谓、器形特点、用途诸方面进行浅析,以便对梅瓶有个全面的了解。

一、历代梅瓶器型的演变

其造型各个时期略有不同,但大致不离短颈小口,短颈,丰肩圆腹,敛腰窄胫等基本特征。

宋代梅瓶多小口外卷。其中,北方各窑生产的梅瓶丰肩,形体修长,胫部瘦削,秀丽挺拔。如北宋定窑白釉刻花梅瓶南方生产的梅瓶则肩较溜,略显矮胖,如南宋景德镇窑影青刻花弦纹梅瓶。

辽、西夏及金代梅瓶均受北宋北方窑的影响,具有形体挺拔修长的特点。

元代梅瓶造型为小口外折,短颈呈上窄下宽之梯形,肩部比宋代梅瓶更趋丰满,胫部也随之增大,至足部微外撇。

明代以永乐、宣德时期的梅瓶最具代表性,小唇口微外撇,短颈中部微束,丰肩,腹以下渐收敛,给人以敦厚稳重之感。

清代梅瓶除仿永乐、宣德时期的造型外,有所创新。创新的式样为口部增大,肩部加宽,且常有附加装饰,给人比例不谐调之感。

二、梅瓶名称的演变

从历年的考古发掘品和传世品来看,梅瓶在唐代时有部分器形因特别细瘦类如鸡腿而被称之为鸡腿瓶。两宋约辽金时期的南北方窑场中都有生产,主要品种有青瓷、白瓷、黑瓷、青白瓷、彩绘瓷或化妆土剔刻瓷等。宋时称其为“酒经”或“经瓶”。宋人赵令畴的《侯鲭录》中记:“陶人之为器有酒经焉。晋安人盛酒,似瓦壶之制,小颈,环口,修复,受一斗,可以盛酒。凡馈人牲,兼以酒,置书云酒一经,或二经,至五经焉。他境人有游于是邦,不达其意,闻五经至,束带迎于门,乃知是酒五瓶为五经焉。”据文献记载,“梅瓶”之称谓晚清方始出现,因其小口仅能容一形态瘦小的梅枝而得名,而并非专用于插梅花。清人许之衡在《饮流斋说瓷》中称:“梅瓶,口细而项短,肩极宽博,至胫稍狭,折于足则微丰,口径之小仅与梅之瘦骨相称,故名曰梅瓶也。”也有另一种说法是梅瓶多用于盛酒,常有用其盛“梅酝”酒而得名。而许之衡的说法则为大多数人所接受。

三、历代梅瓶釉色特点

梅瓶自唐创烧以来,作为一种传统的瓶式,各时期均有多个窑口烧造出釉色丰富的器物。

唐代白釉梅瓶

历代梅瓶瓷器器形和釉色的演变

白釉梅瓶,唐,高42.5cm,口径9cm,底径17.5cm。梅瓶小口,短颈,丰肩,肩以下渐收敛,平底实足。胎质细腻。通体施白釉,釉面光洁,无任何杂质,玻璃质感较强,透明度较高,釉面上布满均匀细碎的开片纹。

此种造型习惯上称为“梅瓶”,是装酒用具,亦可插花用作“花瓶”。一般认为,瓷梅瓶始烧于宋代,此件实物证明,其在唐代就已出现。

(一)宋代

北方的河北磁州窑、定窑、河南钧窑、禹县扒村窑、登封窑、鲁山窑、陕西耀州窑、山西雁北地区瓷窑、辽代赤峰缸瓦窑、西夏宁夏灵武窑等,分别烧制白釉黑花、白釉划花、钧釉、黑釉白花、白釉划花、珍珠地划花、青釉刻花、黑釉剔花、白地褐花、黑釉剔花等各种釉色和纹饰的梅瓶。南方的江西景德镇窑、吉州窑、浙江龙泉窑、湖南衡山窑等,分别烧制青白釉、白釉褐花、黑釉剔花、青釉及褐绿彩绘等釉饰的梅瓶。

【景德镇窑青白釉刻花梅瓶】

历代梅瓶瓷器器形和釉色的演变

景德镇窑青白釉刻花梅瓶,高26.6cm,口径5cm,足径8.5cm。瓶小口出边,溜肩,肩下渐收,内圈足。通体施青白釉,腹部刻缠枝花卉。此梅瓶造型比宋代较为典型的修长形梅瓶略显粗短。所刻花纹在匀净的青白釉面上若隐若现,青白相映,素雅恬静。宋代青白瓷主要以盘、碗类居多,瓶类器物传世较少,故此梅瓶愈益珍贵。

(二)元代

景德镇烧造出青白釉、青花、蓝地白花、釉里红梅瓶。磁州窑烧造白釉、孔雀绿釉、孔雀绿釉黑花的梅瓶。

元代磁州窑梅瓶

历代梅瓶瓷器器形和釉色的演变

磁州窑梅瓶高23、口径4、腹径15.8、底径9厘米。唇口,短颈,丰肩,腹部上鼓下敛,底足根外撇。白釉为地,饰以黑釉纹饰。腹部两个不规则的菱形开光,开光内花纹一为“林和清爱梅”,一为折枝花,自口沿至底绘多层次的装饰纹。足底无釉,呈浅台阶形,并有不规则的乳钉状凸起。

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历代梅瓶瓷器器形和釉色的演变

元代霁蓝釉白龙纹梅瓶高43.5、口径5.5、底径14厘米梅瓶口小,颈短,肩丰。肩以下逐渐收敛,至近底部微微外撇。浅底内凹。通体施霁蓝釉,云龙、宝珠施青白釉,两种釉色对比鲜明、强烈。主纹刻划一条龙追赶一颗火焰宝珠,并衬以象浮动的珊瑚枝一样的四朵火焰形云纹。巨龙威武、雄壮、悍猛,腾空飞舞于万里蓝天之中,颇有叱咤风云之势。

(三)明代

梅瓶品种有青花、釉里红、青花红彩、青花红绿彩、黄釉青花加红、哥釉青花、仿哥釉、青花赭彩、三彩、五彩、蓝釉白花、酱釉白花、白釉、红釉、蓝釉、影青釉、珐花、孔雀绿等。

青花缠枝番莲纹梅瓶

历代梅瓶瓷器器形和釉色的演变

明万历青花缠枝番莲纹梅瓶通高45厘米、口径7厘米。小口,短颈,丰肩,敛腹,隐圈足,砂底,摇铃式盖。腹部绘缠枝番莲纹,肩部及腹下部饰变体莲瓣纹。肩部书青花“大明万历年制”6字楷书款。胎质洁白细腻,釉色白中泛青,青花色泽微微泛灰。

白釉暗花梅瓶

历代梅瓶瓷器器形和釉色的演变

明嘉靖白釉暗花梅瓶通高47厘米,口径5.5厘米,底径12.8厘米。小口,短颈,丰肩,下腹内收,隐圈足。器身有两道接痕,周身施白釉,下暗刻花纹,肩部为云肩内折枝花卉,腹部为缠枝花卉,足部饰莲瓣纹。颈下一周暗刻“大明嘉靖年制”6字楷书款。

(四)清代

梅瓶品种更为丰富,计有青花、豆青釉青花、黄釉青花、青花红彩、青花胭脂紫彩、淡描青花、釉里红、釉里红白花、青花釉里红、豆青釉、釉里红、豆青釉青花釉里红、釉里黑、白釉浅青绿花、天蓝釉白花、豆青釉白花、哥釉铁花、白釉地五彩、五彩加金、斗彩、粉彩、青花粉彩、霁洒红釉地粉彩、白釉地矾红彩、茶叶末釉金彩、霁红釉、洒蓝釉、霁蓝釉、粉青釉、豆青釉、铁锈釉、仿汝釉、仿官釉、仿定釉、窑变釉、白釉、茄皮紫釉、炉钧釉、珊瑚红釉、淡粉釉等。

粉青釉梅瓶

历代梅瓶瓷器器形和釉色的演变

清雍正粉青釉梅瓶高23.7厘米、口径4.8厘米,底径6.5厘米。小口,短颈,丰肩,敛腹,圈足。瓶身满施粉青色釉,底书青花“大清雍正年制”6字双行楷书款。仿宋景德镇湖田窑影青釉色,比影青略深,釉面匀细,造型优美。

四、梅瓶用途

(一)储酒器

关于梅瓶的用途,从文献记载、传世实物和古代绘画可知,梅瓶从它产生时起,最初应为实用器,大多用于盛酒或其它液体类的容器。它的这种功用一直延续到元明时期。梅瓶作为酒具的用途,在许多梅瓶的铭文中有所反映。如上海博物馆藏的二件宋代磁州窑梅瓶和白地黑花梅瓶,一件腹部开光书写“清沽美酒”,另一件腹部书写“醉乡酒海”。桂林元代民窑瓷器中,曾发现一件肩部写有“清香好酒”的梅瓶残件。这些都是直接表明梅瓶的最基本功能是作为储酒器。

此外,还有些从侧面反映梅瓶基本功能的铭文。如桂林博物馆所藏出土于明墓的一件本地民窑生产的陶梅瓶,其肩部堆雕了“天长地久”四字。“天长地久”本身带有祈福之意,同时也隐含着“天藏地酒”之谐意,表明其祈福与储酒的双重功用。

更有意思的是,有些青花梅瓶上的图案哪怕是目不识丁者也能让他一目了然地认识其基本功能。比如1972年桂林明代靖江安肃王墓出土的青花携琴访友(携酒寻芳)瓶,除了其制作工艺的无比精湛外,让人难忘的还有高士马后担食的仆人。仆人肩上所担一头为一只竹编的三层食箪,另一头则是装满美酒的带盖梅瓶。这只“瓶中瓶”的画,与我馆所藏的不少陶梅瓶几乎一模一样。可以说,这幅瓷画比任何一件写有酒意文字的梅瓶更直观地反映了梅瓶的实际用途。因此,携琴访友(携酒寻芳)瓶不仅以其完美的工艺反映了明代制瓷巅峰时期的高超成就,同时也以其独特的表现手法再现了中国悠久历史文化的源流。

有些梅瓶,既无铭文也无图案直接反映其储酒的基本功能,但从它出土时瓶内的共存物也能直观地得知其用途。如山东鲁王朱檀墓出土的梅瓶内即装有美酒。最典型的莫过于1983年5月桂林明代靖江温裕王墓出土的高腰带盖梅瓶了。该墓出土的这件青花高腰双龙抢珠带盖梅瓶时,其瓶盖被拌有糯米浆的石灰膏严严实实地封住,打开后发现,里面竟是一瓶香沁浓醇的乳鼠药酒。酒中泡有三只未长毛的乳鼠,还有各种滋补的中药材,酒色晶莹红艳。历经四百余年,这瓶酒竟然还保存得这样完好,可谓弥足珍贵。据考证,这瓶酒是用当地产的著名“桂林三花酒”与乳鼠和名贵中药泡制而成,是特产的滋补药酒,对孕妇产后有大补之功。广西的名酒“桂林三花酒”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宋时曾以“瑞露”之名进贡朝廷,明代则成为靖江王族的常用酒。这瓶酒的出土,不仅为研究古代桂林酒文化源流增加了珍贵而难得的实物资料,也是梅瓶储酒功能的直接反应。另外,在墓穴中安放酒瓶,有希望死者在冥冥之中“久久(酒)平(瓶)安”之寓意,也有人将此种现象诠释为让死者在冥界中能过上“清(青)平(瓶)长(藏)久(酒)”的太平日子。不管何种解释,都有一定的道理。这,也许就是中国文化精深奇妙之所在。

另外,梅瓶除了作为酒具外,还被帝皇作为高贵的赏品赐予臣下。如南京博物院藏的1995年在南京明故宫遗址古井内出土的白釉梅瓶,瓶的肩部就写有“赏赐”二字。据考证,这件白釉梅瓶是明太祖朱元璋赏赐给臣下的贵重器物。往往赏赐梅瓶时,瓶中多装满一瓶御制的美酒,使获赏者既有精美的梅瓶观赏,也有美酒可喝,真是一举两得,两全其美。

(二)陈设观赏品

青花梅瓶的另一功能是作为陈设器,供人观赏,愉悦人们。在北京辽代墓群的墓葬壁画中,发现有用梅瓶来插花的图案;台北故宫博物院元代佚名画《第四嘎尊者》中也出现有经瓶插花;明代唐寅《采菊图》中亦画有陶渊明之仆童手持插菊花的梅瓶。可见,青花梅瓶也用作陈设装饰品。从梅瓶上丰富多彩、生动活泼的图案及纹饰看,其观赏价值是相当高的。

(三)丧葬中的明器

梅瓶做为陪葬品,是身份的象征,一般梅瓶多置于棺椁的四周或周围。如北京定陵万历帝随葬的四个梅瓶,均置于棺椁四周,而孝后、端后(引者注:应为孝端皇后、孝靖皇后)随葬的各两个梅瓶,则置于棺椁头前的两侧。至于郡王所使用的一个梅瓶,则多置于棺椁的前面。可以看出,这不同的陈设方法本身就含有不同的使用意义。我国古代,往往用某种器物的谐音来表达一种吉祥的含义,把梅瓶放在棺椁四周,可能是作为一种‘四方(椁为方)清(青)平(瓶)’的象征;而内盛以酒置于棺椁之前应是‘清(青)平(瓶)长久(酒)’的寓意。总之,明墓的梅瓶,是上层统治者等级地位的标志与‘风水’寓意的象征。”

虽然梅瓶是中国瓷器史上最经典的造型,但是在历史长河里,它的瓷器和功能还是在时间进程中变化,这是时代审美的变化,反应了一个时代的审美和民俗的区别。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22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