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盏,一盏一匠心

“饮茶必有器”,在历代茶具中,以“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的釉色体现宋代皇帝宋徽宗对建盏审美标准的独树一帜,千载之下,犹有余情。近年来,许多陶瓷艺术家致力于复烧建窑的烧造技术,以宋代建窑釉色为范本,结合现代科技与审美,为世人展示出一系列创新建窑建盏。

建盏,一盏一匠心

黑如夜

黑色的釉,其实它是属于一种青釉。最深的青,其实就是一种玄,与天空的颜色是相似的。在自然界中没有一种纯粹的黑,实际上是一种深青色。这种深青色,代表着我们民族原来最悠久的、最古老的北方民族的颜色。

建盏,一盏一匠心

浮如萍

宋代把油滴称为鹧鸪斑,鹧鸪鸟胸前的白色斑点,是浮于鹧鸪鸟胸前的羽毛上的。就像是日本把鹧鸪斑称为油滴是一样的,油也是浮于水面上的。这就是所谓的浮萍机理,通俗而言就是浮于水面上的植物。这些浮萍三五相遇,拼合成为包裹团。就如同油滴入水里后浮到水面上再相互聚集的过程。

建盏,一盏一匠心

面如镜

陶瓷表面有一层光滑、明亮、坚硬的物质被人们称为瓷釉。经过高温的熔融形成瓷釉,是一种玻璃态的物体。这种玻璃态均质体大面积附于建盏的表面,所以被称为玻化面。玻化面的建盏烧制难度比较高,建盏的玻化分为两种形态,一种为全玻化,一种为结晶体玻化。全玻化的烧制难度相对于结晶玻化来说更为容易一些。

建盏,一盏一匠心

深如髓

不同的层次就是不同的境界。釉面是一个界面,不同层面的物质不同,性能不同,斑纹形成机理也不同。深层的斑纹空间变化幅度大,在釉面停留时间短,分寸之间就有天壤之别,所以不同层面的斑纹时空变化程度不同。探索深层斑纹的过程也是金龟逆行、返蹼归真的历程。鉴赏不同层面的斑纹就相当于观察时空隧道在不同境界的物质的变化现象,从中感悟自然之道。

建盏,一盏一匠心

毫如毛

宋人把黑色釉中布满密集的筋脉状的结晶釉比喻成兔毫,兔毛由内向外长,呈立体感并浮于兔子的皮肤上方。兔子在奔跑的时候兔毛浮于空中、随风飘动,有如兔毫盏注入茶水后,兔毫随茶水的波动而律动。

建盏,一盏一匠心

建盏,一盏一匠心

养盏的过程,是一段带有无限期盼的修心之旅。一把新盏用来泡茶,茶汤沥过,起初并不留下什么,日复一日茶味人生,不间断的泡茶与把玩,突然有一天,饮尽杯中香茗之后,才发现传说中的彩光已经在盏中绽放。

建盏,一盏一匠心

即使这样,还不算到达终点,因为在你继续使用建盏品茗的时候,它还会继续发生变化,每一把建盏出窑的纹路都独一无二,带有主人的灵气与性格,你给予了艺术品第二次生命,你参与了它的再创作。

周而复始,乐此不疲,器或可载道,岁月已留痕。

建盏,一盏一匠心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5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