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香港苏富比4800万港元落槌,加上佣金的成交价达到了5564万港元,这把市场仅见的乾隆御制古琴成为了大象个人眼中本次香港苏富比秋拍的最大亮点之一。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在香港苏富比的预展现场,苏富比资深专家,特别亲切的李佳老师还给大象示范弹奏了几声,当然,我们以上所听到的曲子,可是出自于专业人士之手了。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多位市场内外的专家对于这把古琴进行了十分严密的考证。我们知道乾隆可能是古代中国最大的收藏家之一,弘历兄所收藏的古琴众多,但是其在位期间制作的古琴却屈指可数。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据考证,本琴为一组四张乾隆十一年(1746年)完成的御制古琴之一;原木取自一株古梧桐树,乾隆仍为皇子时,于梧桐所在的庭院读书受教,甚爱此树。

关于本琴,清宫档案记载甚繁,详述当中选材、选匠、样式与制作工序,读者如历在目。乾隆为四张琴各制一首御题诗,镌刻其上;此后连续十月,宫人源源向乾隆禀报此琴的制作进度,直至完成后呈送至补桐书屋方止。凡此皆可见乾隆对本琴的珍视。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不解攫醳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

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

湘江夜月来水仙,牕暎飘萧绿阴鎻。

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亦复周旋我。

御制。钤“乾隆御笔”朱印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题识:

乾隆十年秋补桐书屋制,尺度一依钦定律吕正义。

“比德”印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题识:

湘江秋碧

“御赏”印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琴书有记,琴过五百年方出梅花断,所以很显然,乾隆爷把琴面给做旧了,乾隆真的是仿古成癖啊:P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岳山、琴轸、雁足、龙龈、龈托、焦尾、托尾等为玉制,外雁足为后换,其余均为原琴配置。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琴轸、雁足等刻有鹤舞祥云纹,填以金漆,与琴面所绘相互映趣。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原配缥色琴穗

据《钦定四库全书》之《御制诗集》、《国朝宫史卷》与《钦定日下旧闻考》等记载,此琴之制造,缘于乾隆年少。早于雍正二年(1724年),弘历曾于瀛台南侧补桐书屋读书。书屋原种双桐,相厮相伴,后一树枯,遗下独树无依,遂补植新桐,因以更名为补桐书屋。书屋门前所余梧桐老树,于乾隆十年(1745年)也告枯死,乾隆忆旧,惜其材而下旨制成四琴,各赐其名并题诗。这把【湘江秋碧】是四把中唯一一把现身市场的。

【瀛蓬仙籁】

弱水汤茫不可极,有山三点突焦墨。

齐人扼腕徒相忆,中多不死森森植。

不为爨下为牖北,无弦亦可鸣以默。

静好天然中绳尺,凤嗉玉轸太古式。

偈演无生仙籁畟,比丘得道山叟寂。

补桐主人余结习,枯荣入目迷五色。

【湘江秋碧】

不解攫醳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

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

湘江夜月来水仙,窗映飘萧绿阴锁。

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亦复周旋我。

【皋禽霜唳】

招鹤栖桐桐即鹤,斫桐肖鹤鹤即桐。

幻哉今昔今原昔,是一是二将无同!

龙龈凤额浑余事,春风秋月何匆匆。

【云海移情】

补桐时节桐森森,因风常作太古音。

曾不数年邻死灰,当前枯菀同陶阴。

底俟为薪识伟物,雷霄裁作冰弦琴。

成连古有今则无,移情讵必云海深?

棐几高张殿阁凉,南风一曲渺予心。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古典工艺家具》杂志在苏富比预展现场特别采访了曾经手过王世襄“大圣遗音”的大行家陈仁毅,对此琴赏析有一番自己的见解。得到授权,我们引用一下《古典工艺家具》对陈仁毅先生的采访记录。

这把琴是“连珠式”,用料豪奢,典型的宫廷手笔。

琴不用时就挂起,文人书房如果缺把琴,就差一口气,琴是重要的装饰之物,“琴棋书画”中排在首位。当唐代大圣遗音琴挂在王世襄先生的书房,就仿若悠扬琴声隔空传来。

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一把琴,而是一件宫廷制器,由补桐书屋制。

补桐书屋是乾隆皇帝的书屋,屋前原来有两棵梧桐树,死掉一棵后又补种一棵,这就是“补桐书屋”四字的由来。

死掉的梧桐树舍不得丢弃,就用其做了四把琴,藏在书屋里,这把琴就是其中之一。

与西方交战后,补桐书屋只有书留了下来,其余的都被劫掠一空,这是书屋公开面世的第一把琴。

琴最重要的还是音色。对藏家来说,最好的琴是唐琴和宋琴,木头里的水分都空掉了,音色显得尤为空灵。清朝只有二三百年,琴就显得特别新,音色很闷,琴的文化兴衰,全视皇帝本人的好恶决定。这把琴就属于此种背景下的“意象型”器物,是帝王的装饰品,用来彰显其文人品味,与我经手的唐代大圣遗音琴无法相提并论。

这把琴不是用来弹的,一般的琴腹都有断纹,因为弹奏需要按压,但此琴的断纹不明显,这失去了琴的本义,但它仍旧是一件非常棒的宫廷器物。

研究古琴文化的人对这把琴并不感冒,倒是研究宫廷文化的人会有意收藏,因为里面有故事。

——陈仁毅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香港苏富比2016年秋拍

乾隆御制【湘江秋碧】琴

《乾隆十年秋补桐书屋制》款

汪尤敦、张若霭奉旨所制、苏州织造图拉监制

全长101cm、有效弦长91cm、头阔14.5cm、肩阔16.5cm、尾阔11.5cm

来源:

山中商会,纽约

Parke-Bernet Galleries ,山中商会藏东方艺术品清库专场第三部分,1944年6月28日,编号23 F.Bailey Vanderhoef Jr. (1913-2008年)收藏,加州奥 海镇

展览:

《Oriental Lacquer: An exhibition organised by guest curator, F. BaileyVanderhoef, Jr.》,圣塔色色拉美术馆,圣塔芭芭拉,1976年,编号8

估价:HKD25,000,000-30,000,000

落槌价:HKD48,000,000

成交价:HKD55,640,000

本轮的香港秋拍,大象几乎跑遍了每一个重要专场,说句实在话,整体行情并不太令人乐观。普通的行货很多大幅打折,就连一些精品的“尖货”都难以在弱势的市场环境下“幸免”。而以下列举的这些市场表现都是出现在最出色招商能力最强的拍卖行了。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一件重量级的元青花,几年前在巴黎卖出近3000万港元,今天2500万港元就落槌了,扣除佣金,委托方几年亏损了近700万港元。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一件1948年张大千送给红颜知己李秋君50岁大寿贺礼的青绿山水,1992年就拍出220万,本次秋拍估价3000-5000万,底价3000万港元一口就落槌了。如果这位委托人1992年在北京或者上海买一堆房子,其投资回报或许要大得多得多吧!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另一件堪称市场所见最出色雕工的紫檀大柜,2011年曾经在法国拍出约合2500多万人民币的价格,在秋拍以3000万港元的底价“保本”上拍,竟然无人问津!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去年的北京保利秋拍,一尊乾隆宫廷“过去佛”燃灯佛拍出近3400万人民币的价格,而到了今年的香港秋拍,同为一组三世佛中的“现在佛”释迦摩尼3300万港元底价就落槌了,在中间的“主佛”价格到了今年似乎还略低了一些。

从苏富比5564万港元的乾隆御制琴说起

而这把琴之所以能够在相对不温不火的秋拍现场拍出亮眼的表现,大象个人认为,还是因为其完全“真、精、新”的概念。之前市场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乾隆御制的古琴,其市场价格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这样独特的藏品给了买家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再加上山中商会经手的传承记录,都为其增加了不菲的附加值。所以有朋友说,在这个有点“缺钱”的市场上,大家拼的是对艺术品的“理解”了。(为什么一个建盏能在纽约拍出7800万人民币呢?)

在这个古董似乎变得越来越便宜的时代,很多人都感叹,未来两年应该就是一个收藏的良机了,但是当下应该买什么,或许真的值得我们好好思考一下了。

【大象视界】第一现场,独家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3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