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近几天,朋友圈被一条“日本人尴尬了!所谓的传世国宝,中国大妈:只卖80”的新闻刷屏。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大致内容为:日本东京电视台的人气综艺节目《开运鉴定团》发声说发现全球第四只“曜变天目”,价值25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40万左右。但61岁的中国陶艺家李欣红,一眼就认出了这只“日本国宝”是她近20年前的作品,且那时只要80元。于是,掀起了一阵建盏价格“争议”之风。

恰巧这位陶艺家是东家匠人,我们就此事件的“争议”邀请她的儿子卢毅先生来聊一聊李欣红女士的建盏复原之路。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对“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看法

李欣红(又名李细妹)是建窑建盏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建窑窑变山水画盏创始人,现任建窑建盏协会副会长,日本亚洲陶艺文化发展中心理事。

卢毅说,日本《开运鉴定团》节目中,那只“曜变天目”正是他母亲学艺时的作品,但并不属于真正的“曜变天目”,而属于建盏中的“油滴”种类,我们现在称之为“蝴蝶斑”。那只盏差不多有20年的历史了,那时大概卖“80块”钱一只,现在大概也就卖2000元左右。

问及对于这次日本“国宝”乌龙事件的看法,卢毅摇摇头,“其实,我们离恢复真正的‘曜变天目’还差得远。”

他说:“我有幸见过日本静嘉堂那只曜变天目,那种美是照片上体现不出来的,在它面前完全会被震撼。”

“被日本鉴定为’国宝’的那只盏跟真正的国宝比完全不值一提,我母亲研习建盏近30年,后期确实也烧出了几只最像“曜变天目”的油滴盏,但那也仅仅是侥幸,仅仅是‘像’,以后可能再也烧不出了。”

“因为曜变盏是油滴盏‘窑变’的一种,即便是宋代,也要烧几十万次才能得出一只。而在当代,日本、中国的陶瓷科学家、技艺师都想仿制,但终因工艺难度太大,不可控因素太多,未果。”

卢毅说,曜变天目的烧制,靠的不仅仅是技法,还有坚持不懈尝试的运气。

他说:“只能靠试,一遍遍地尝试,别人试几十次几百次,我母亲要试上千次,上万次,甚至几十万次……”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李欣红经过25年研试,烧出的第一只像“曜变天目”的盏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李欣红女士30年来烧出和“曜变天目”最像的一只盏

与日本静嘉堂收藏的国宝曜变宝光并无二致,动人心魄,美不胜收。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这只是近几年烧出的,口径最大的一只“曜变”盏

大妈的“国宝”复原路

说起他妈妈的建盏复原之路,卢毅眼中满是心疼。卢毅的母亲李欣红女士并非陶艺科班出身,而是地地道道的本分人,如今她能烧制出这样的建盏,完全是脚踏实地一点点积累尝试出来的。

卢毅一家是福建建阳人,建阳是宋朝建窑的遗址地。

上个世纪70年代,国内几乎没人知道建盏,即便是建阳,知道的人也很少。因建盏从元代开始就已断代,至当时700年年间,无人烧制。

直到1979年,中央派小组来建阳实地考察,建立陶瓷攻关小组,恢复建盏中的兔毫盏,建阳的建盏才开始在国内兴起。

李欣红女士当时就在陶瓷厂做工,零碎接触一些陶瓷烧制工作,偶尔帮老瓷工打打下手,有了一些陶瓷知识。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建阳陶瓷厂

80年代时,李欣红去山东做水果生意,得知山东人有对建盏的需求,于是,突然有了重烧建盏的想法。

卢毅说,他妈妈是个朴实的女人,但开始做一件事时,就有一种偏执的执拗。

当时中国只恢复过兔毫,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欣红得知,建盏并不仅仅有“兔毫”一种,在宋代最有名的还是“油滴”种类。

那时,恰巧有日本人慕名来建阳寻访建盏,提及日本有三只从中国流传出去的“曜变天目”盏,美若星辰,宛如宇宙。李欣红知道,那三只“曜变天目”就是由宋代烧制“油滴”盏窑变而来的,这大大激发了她想要尝试恢复“油滴”盏的决心。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东京静嘉堂曜变天目-天下第一碗

口径:12.2CM 高度:6.8CM

等级:1951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国宝

大阪藤田美术馆曜变天目

口径:12.3CM 高度6.6CM

等级:1953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国宝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京都大德寺龙光院曜变天目

口径:12.1CM 高度:6.6CM

等级:1951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国宝

她去国营厂寻找那些烧制陶瓷的老师父打听关于“油滴盏”的消息,但那些老师傅只知道一些关于“兔毫”盏的烧制方法,却从未听过“油滴”盏的任何消息。

于是,她从“兔毫”盏开始入手,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去研究“油滴”。她用自己的积蓄去大学寻访各种陶瓷研究人员购买书籍,了解“油滴”的历史和知识,与此同时,反复烧制实验。听说日本对这些瓷器保留的比较好,她甚至专门去上海学习日语,准备去日本寻访。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她花了当时所有积蓄去买了当时的陶瓷大全等书籍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这本是她当时高价购得的《宋元陶瓷大全》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她去日本前,终于烧制出了类似于“油滴”的建盏,但成品率极底,她知道问题出在烧火的材料上,因为燃料的不稳定,导致油滴还原过程出了问题。

于是,为了找到合适的材料,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起早贪黑地去深山寻找这种可以使燃烧稳定的木材搬回家,经过多次试验,终于发现松木根部能分泌油脂,可以可持续性稳定燃烧,拿回来一实验,果然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此之前,建阳是没有人用松树的根部作为还原剂来烧制建盏的。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卢毅说“那时候,没有人烧过油滴盏,我们是第一家尝试,配方和燃料都得自己研发,我母亲近30年来研发了20多种’油滴’配方,但之前因为家庭条件和原料经费的缘故,不得不一一出售配方来换取经费,继续研发。可以说,现在市面上2000多家建盏的基础配方基本是我家流出去的。”

“那时设备艰难,所有的泥料都要用手搅拌,记得小时候,母亲的手满是疮痍,手上布满开裂充血的口子,所以以前我一直排斥建盏这行,因为很苦啊,但是渐渐长大,也明白那是母亲的心血,才开始学习建盏。”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任重道远的承传之路

问及他现在对建盏行业类似于这种乌龙事件的看法,他说:

“其实类似于这样的事件不是第一次发生,最根本的原因是大家对建盏不了解,据我判断,日本对建盏的认知其实跟中国80年代差不多,只有小部分圈内人士知道,真正懂建盏的人绝不会把它认作是“曜变”,相差太大了,周围的幻光完全及不上’曜变‘一分一毫,我们要赶上’国宝’的水平,任重道远啊。”

“现在在中国,国家虽然大力发展这种这种手艺,但越是如此,投机取巧的人越多,包括很多运营商的炒作,买个配方,烧个一两年就声称可以比得上国宝,想评职称做大师炒名声的人层出不穷,这大概也是建盏行业混乱的原因吧。”

他叹了一口气:“我母亲研习了近30年的建盏,吃了无数苦,一步步脚踏实地,才有现在的成就,但即便如此,她依旧还在尝试创新,撇开那些名头,她就是一个朴实勤劳的女人,她烧制的建盏价格,在行业同水平人员当中,绝对是偏低的,这也是我们这些小辈向她学习的地方。

“我自己也是,即便是做了七八年建盏,也不敢给自己冠上任何成就的名头。”

专访|我们找到了那个一眼认出“日本国宝”只值80元的中国大妈

李欣红和她的儿子卢毅

建盏烧制不易,要烧制一只近国宝级别的“曜变天目”那得用一辈子来试炼,李欣红女士就是这样一位器物的试炼员。

最后问及卢毅,是否想过要扛起建盏的承传之路。

他说:“我们只是历史中的一员,无需用任何使命感来强调,只要兢兢业业地做好手中的事就是承传了,一切,都交给历史和后人来说吧,也许在他们眼中,我们就只是工匠而已。”

三只“灿若星辰”的“曜变天目”

那么,中国流落日本的3只”曜变天目”在日本国宝中到底处于一个什么地位?

中国有八件陶瓷在日本被定为“国宝”,其中,位列前三甲的全部是建窑的“曜变天目茶碗”,这也是目前全球仅存三件完好的曜变天目。

它们分别被藏于东京静嘉堂文库;大阪腾田美术馆;及京都大德寺龙光院,另外镰仓大佛次郎先生也收藏着一只「曜变天目」,1953年被日本政府认定为重要文化财产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3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