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宋代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高峰时期,而茶在这个辉煌年代里也达到了它的一个高峰,所谓言茶皆道宋徽宗,留给后人的是说不尽的故事。宋代茶道的盛行,却也在有意无意中成就了建盏和吉州盏这两种饮茶器,让它们成为论茶必提的茶器

说到建盏,世人必然联想到“斗茶”。中国的饮茶习俗具有悠久的历史,自汉唐时代以来已十分盛行。入宋以后,此风尤盛。当时最为流行的是“斗茶”,这是一种比唐代煮茶更为进步的品茗艺术。它讲究生活情趣,追求喝茶意境。宋代宫内崇尚这种饮茶方式。宋徽宗赵佶常与王公贵族和臣僚们“斗茶”,上行下效,迅速风靡全国。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宋代茶宴

“斗茶”之法讲究茶质、水质和技艺,是时讲究茶具。为了创造最佳的斗茶效果,不仅需要茶品好,技巧娴熟,而且需要优质的茶盏。此所谓“好马配好鞍”。(宋盏堂)《茶录》说“茶色白,宜黑盏”。这种斗茶,黑白分明,一目了然。所以斗茶家们都对黑釉茶盏情有钟爱。皆因建盏最适合“斗茶”。首先,建盏的外观具有典型的民族风格和浓郁的东方艺术色彩。盏内外饰纹样既依靠釉料配方的变化,又依托窑内烧成温度与气氛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纹理,往往产生于意料之外,因此上,具有无穷的艺术魄力,似为“鬼斧神工”之作,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其次,建盏造型别致,边薄底厚,胎骨厚重、坚硬,具有良好的保温性和隔热性。因此,正如《茶录》所云(宋盏堂):“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三,建盏口大足小底深,盏口面积大,可以容纳理解更多的汤花且便于观赏,而足小底深则易于茶渣沉淀和倾渣,以免影响茶色。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建盏

建盏的诸多优点其使他窑场生产的茶盏大为逊色,因此成为宋代最上乘的“斗茶”用具。河北定窑生产的黑釉盏色黑如漆,而胎骨洁白,从质地与花色上皆超越建盏美色,然宋徽宗舍近求远,命建窑的窑场主烧造贡瓷,其原因在于定窑黑盏胎薄细腻,保温性差,不适合“斗茶”。(宋盏堂)《宣和遗事》载:“(壬辰政和二年)夏四月,燕蔡京内苑,辅臣、亲王皆与。……又以惠山泉建溪异毫盏,烹新贡太平嘉瑞茶饮之”。证实在徽宗时期,建盏已作为宫廷御用茶盏。(宋盏堂)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彩色也”。

建窑黑釉器的生产工艺精湛,影响颇为深远。宋代闽北和闽东的大批瓷窑纷纷追慕效仿,像南平、建瓯、松溪、蒲城、崇安等地,都纷纷烧制建窑风格的黑釉瓷器。它的影响还远及江西、四川、浙江、山西等地,吉州窑就是其中之一。(宋盏堂)吉州窑黑釉瓷器的烧造,是从早期的单色黑釉及黑釉装饰开始的,后来逐渐发展到各种窑变色釉的装饰,其中以木叶纹、剪纸贴花、兔毫盏、鹧鸪斑、玳瑁斑等最为出色。(宋盏堂)吉州窑的黑釉制作,在掌握氧化亚铁的结晶和硅酸类釉药的变化以及火候、温度和冷却时间等方面,较之建窑有之过而无不及。然而建窑釉色黑而厚,其流淌至碗底时,凝重如钧窑之浮肿或腊泪状,却是其他窑口所造的茶盏所没有的。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建盏

天下瓷器虽然也可以纹样花式而呈现精彩之态,但都是由于能工巧匠的高超技艺而来。而建盏虽然也需借巧匠巧技,但它的花纹皆由陶制过程中天然形成在炉火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幻化出“可遇不可求”的花纹,呈现出变化万千,绚丽多彩之态势,和“戏茶”中的“自然幻化精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宋盏堂)不同的是戏茶绝技如今已经失传,但建盏自然幻化而来的花纹却是确实存在,但却是艰难的。

建窑油滴受坯的影响很大,坯的性质不同,则斑点效果不同。建窑使用含铁量高达8%左右的黑坯,尽管坯中含有较粗颗粒石英,但坯体仍经受不物住1300摄氏度之上高温,产品极中博易变形或起泡。(宋盏堂)而建窑油滴烧成温度范围更窄,窑温偏低,斑点难形成,窑温偏高,斑点又易流成条形;而且由于釉流动性大,窑温稍高或釉层稍厚或烧成时间稍长,釉就流下粘底,造成严重缺陷。

然而除去胎和釉,还有人为无法控制的窑温和窑内气氛在约束着建盏的烧造,但是这么多的困难,却依然没有能挡住人们烧造美丽的油滴盏。由于建盏的烧成同时受到坯、釉、窑温和气氛的严重制约,所以一件斑纹优美且外观没有缺陷的优秀建盏,是在大量废品和次品的基础上产生的中。(宋盏堂)走进古窑遗址,从那令人惊讶的如山包状的废弃物堆积就不难看出这一点,所以无论古今中外,优秀的建盏非常稀少,市面上更是难得一华中见。

宋代建盏(宋盏堂)在龙窑中烧成,其烧成难度可从烧成几率反映出来,银兔毫烧成几率比褐兔毫小得多;油滴更小,估计不会超过万分之一;而曜变就像海市蜃楼般难展芳姿。

建盏的美是通过质感展现出来,它恰好符号宋代茶家的审美,而茶家的审美观扎根于儒释道思想体系,讲究的是深层次的、有内涵的、脱俗的、耐人寻味的美;(宋盏堂)注重的是意境,而非单纯的形与色问题。所以鉴赏象油滴这类茶盏,不仅需要知道烧制方面的基础知识,还要结合茶家的审美理念深入理解。

油滴茶盏的器形很小,玩赏这种瓷器要近距离细细地观赏,不仅要看器形与坯色,更要看茶盏各个部位斑点的细微区别,要从釉面斑点中读出有价值的信息,特别是要在强光下(最好是阳光)观赏。具有银色、银兰色、金黄、彩色的斑纹在阳光照射下会明显放出异彩,(宋盏堂)这种质感是高品味建盏独有的,具有摄人心魄之美,宋代斗茶就是“ 其燠发茶采色也”。

难烧的釉色,就是决胜于分寸之间。即使器形很小,优秀的建盏还是极少,在整个宋代烧制的上千万件建盏中,斑纹优美且外观没有缺陷的高品味建盏,估计不会多于数百件,这些建盏才堪称土与火高难度结合的产物。由于难烧,就稀少,就有个性,就耐久,就真美,也就可贵。(宋盏堂)千百年来,“难能可贵”是艺术史所证实的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

建盏不朽的魅力,(宋盏堂)藏在宋代建窑大师忍受难以计数失败的煎熬中,藏宋代皇帝和斗茶家高度审美的心境中,藏在文坛巨匠畅怀讴歌的诗词中。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宋代的吉州黑釉盏,是建盏之外南方窑口的又一颗耀眼的明珠,引无数盏迷竞折腰(宋盏堂)。

似陶非陶,胎质中含砂量大,使胎质粗松吸水力强,粗看似陶,但敲之具金属声。由于胎中泥含砂量高,修胎时往往发生阻刀、跳刀现象,在器底及圈足内物中能清楚地看见跳刀痕。

釉料稀、上釉薄,口沿往往显现淡淡的黄线圈,少有建窑所特有的“流泪”现象。同时由于上釉稀薄,受釉冷得快、胎冷得慢的温差影响,几乎所有的黑釉窑变瓷的釉面在放大镜下均可看到不规则的冰裂现象。也正因为上釉稀薄,坯胎吸附过多,釉面形成许许多多肉眼无法看见的缺釉毛孔,显得粗糙干涩,(宋盏堂)有如“雨花石”见水就亮的特质,因为水会迅速填满缺釉毛孔中,使釉面浑然一体,自然就晶莹剔透了。

早期的吉州窑瓷器,继承了唐代雍容、矮胖的风格,入宋以后逐步向挺拔、俊俏发展,(宋盏堂)到南宋中后期达到顶峰,元以后向肥硕、厚重发展,明代以后中则转向轻薄、规整。这与同代各窑的发展趋势基本相同。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吉州盏

以基本器型碗、盘、壶的底足为例,唐末五代的底足以玉中璧足饼底、矮圈足为主;到了北宋前期则发展为高圈足、大中物圈足,中后期又为矮圈足:(宋盏堂)至南宋早期演变为假圈足,中期中华圈足直径逐渐缩小,并在圈足外斜削一刀,再在近足处横旋一刀,形成外观似圈足的形状;(宋盏堂)元中期以后,除黑釉盏继续保持上述形状物外,其余底足又向厚壁、大圈足发展;至明代再向薄壁圈足发展。这个发展趋势,经过了一个循环往复、沿袭改革的变异发展过程。

吉州窑的彩绘工艺分釉上彩绘与釉下彩绘两种,以釉下彩绘最为多见,也最具特色。(宋盏堂)釉上彩绘以草木灰为原料,绘在黑釉上,烧成后呈灰白色,亦有呈金色者,从目前所获标本看,仅有黑釉盏一种器物装饰在盏内壁。釉下彩绘以铁元素为着色剂,故又称“铁绘”。(宋盏堂)彩绘工艺是直接在坯胎上施铁质涂料,然后施加一层薄釉,烧成后画面成份为三氧化二铁,其色调因含铁量的多少,以及在焙烧过程中火候的高低而产生差异,一般深者为黑色,浅者为褐色,这样,烧成的器物,白地褐花,显得清新淡雅。由于三氧化二铁比较稳定,在高温烧制中不熔不走,无晕散现象发生,依靠釉层的遮盖,经焙烧而显露明澈晶亮的艺术效果,(宋盏堂)能很好地表现出作者所要描绘的对象,色彩在釉下,彩绘不易磨损、腐蚀,色泽莹亮,经久不变,深受时人青睐,是吉州窑烧造技术上独树一帜的成就。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宋代是中国陶瓷发展史上一个非常繁荣昌盛的时期,宋盏在这个时期则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宋盏堂)宋代产生了八大著名窑系(定窑系、磁州窑系、耀州窑系、钧窑系、龙泉窑系、景德镇窑系、建窑系、越窑系)和五大名窑(官窑、哥窑、汝窑、定窑、钧窑)。宋代八大窑系正好以长江为界,北方四个(定窑、磁州窑、耀州窑、钧窑),南方四个(龙泉窑、景德镇窑、建窑、越窑)。这些窑系一方面具有因受其所在地区使用原材料影响而具有的特殊性,另一方面又受帝国时代的政治理念、文化习俗、工艺水平制约而具有的共同性。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定盏

宋盏的名贵品种有建窑兔毫、鹧鸪斑、定窑九色印花、吉州窑贴花、玳瑁等品类。(宋盏堂)兔毫盏:釉面分布雨丝般条纹状析晶斑纹,细密柔软如兔毛一般;鹧鸪斑盏:釉面花纹呈圆状斑点,如鹧鸪鸟胸部羽毛般美丽,且很像漂浮于水面上的闪亮油珠,故又称油滴盏;定盏工整素雅的白釉印花历来被视为陶瓷艺术中的珍品,(宋盏堂)北宋早期定窑刻花、构图、纹样简洁,以重莲瓣纹居多,有绝佳的浅浮雕之美。木叶盏:在盏中填入桑叶、菩提叶烧制而成,感悟一叶一岁月的浓浓禅意;贴花盏:最具中华民族文化气息的盏器,用剪纸贴入胎体烧制而成,华美而高贵;柿红盏:釉色如秋天成熟的柿子颜色,洋溢着丰收之喜庆祥瑞;乌金盏:纯色黑秞,虽极简朴,却映射出幽幽之极素光芒。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宋盏之魅——寻觅千年前那个茶器文化的巅峰时代!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3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