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唐代诗人白居易在《简简吟》里写下的这句感慨,道出了人们对“美好易失,美器易碎”的遗憾。

深邃的建盏、莹润的青瓷,朴雅的紫砂……任意一件上好器物,都不知要经过多少工序,经历多少调整,凝结匠人多少技艺与思量,才能从无到有,从有到精。

可摔碎它,往往却只需一秒。

面对破碎的美器,除了扼腕长叹、大呼可惜,爱物之人总想着该如何补救,才能令破碎的美好“涅槃重生”。

于是,种种修复工艺便在人们爱物惜物的情谊中诞生了。

在对瓷器、陶器的修复中,除了“锔瓷”这种用金属质地的锔钉镶合碎片“化碎为整”的工艺,还有一种常用工艺——大漆修复。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观复以大漆手绘修复的宋代建盏

即,用大漆做黏合剂,对破损器物的碎片进行黏结和补缺。这种修复工艺也被人称作,“漆缮”。

大漆修复中所谓的“大漆”,其实指的是一种天然树脂,又称生漆、国漆、天然漆。

漆树树皮被割开后,韧皮内会流出一种白色黏性乳液,大漆就由此加工而成。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用蚌壳采集刚刚渗出表皮的漆液

这种“漆”防水防腐,耐热防渗,稳定且没有化学污染,自古就是绝好的涂装材料。

《说文解字》中说:“桼,木汁,可以髹(xiū)物。” 在古代,“髹”即指以“漆”漆物。

中国漆艺历史悠久,用“漆”来涂装器物,最远可追溯到距今8000年前。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萧山跨湖桥遗址出土的漆弓

而从“如胶似漆”这一成语的诞生及使用中,我们可以看出大漆的另一个显著属性——高黏合性。

耐热、稳定、高黏性……各类优点的加持,使大漆成为理想的黏合修复材料。

明代黄成所著的《髹饰录,尚古第十八》中,曾明确提到过用大漆来修缮古器旧物——“补缀:补古器之缺……”。

在大漆修复的基础上,各类修饰工艺在能工巧匠手中呈现出了更为繁茂夺目的景观。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观复重生系列宋代建盏

日本有一种被称作“金缮”的修复工艺,就与大漆修复渊源颇深。

从字面上看,金缮似乎是用金属去修缮破碎的器物。但本质上,金缮其实仍是一种“漆艺”。

大漆修复法传至日本后,在陶瓷修复上得到发扬。金缮大部分步骤与“漆缮”类似:

用天然大漆黏合器物碎片,然后在接缝和修补处,施以金粉或金箔作为装饰。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观复以金缮法修复的宋代建盏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日本以金缮法修复的宋代建盏

大都会博物馆藏

除了以金粉金箔修补残缺,明清时期颇为流行的漆器装饰艺术——嵌螺钿,也被匠人们用在修复技法中。

嵌螺钿是用河蚌、夜光螺等贝壳经过磨制后,制成璀璨斑斓的图案,拼贴镶嵌于漆坯上用作装饰,再经过髹漆、抛光等工序的一种传统漆艺。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观复以嵌螺钿工艺修复的宋代建盏

可以看出,与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中带火的“文物修复”相比,上述修复的理念颇具艺术化,与文物领域修旧如旧的惯例,迥然不同。

在修补处手绘图案,以金粉、金箔用作装饰,或嵌以闪亮的螺贝,复原的器物上便会呈现出一道道夺目的风景,顺着曾经绽开而后愈合的裂痕,蔓延开来。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观复重生系列宋代建盏

面对曾经破碎的地方,不加以掩盖,反而设法凸显,艺术化修复手法想要呈现的美学趣味,其实恰恰想要表达——欣然接纳“彩云易散琉璃脆”之人生常态的美学态度。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观复重生系列宋代建盏

无论是利用大漆手绘予以修复,还是用金缮勾勒出裂痕,抑或是用嵌螺钿工艺点缀缺口……各种修复技艺的艺术化,其实都是人们基于“破碎”的发散。

仔细想想,一件器物碎了、旧了、坏了、泛黄了……发出岁月吱呀作响的声音。这样“破碎”的物件,人们为什么还要修,仍要补?

墨子曾写下这样一句朴实无华的话:“甘瓜苦蒂,天下物无全美。”世间万事万物,虽无十全十美,但“破碎,残缺”并非意味着“湮灭,暗淡”。

一件器物,从匠人手中诞生,在时间的手中流转,它所经过的磨砺,就好像一个人在生命历程中难免遇到的“不完美”。

面对心爱之物的斑驳裂痕,惜物之人反而拥抱接纳起这种破碎,精心修缮,依照裂痕绘以浑然天成的图案,乃至用黄金当作“伤口”的点缀。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观复重生系列宋代建盏

用最贵重的物质去填补残缺,用最执着的挽回去面对破碎,用最用心的态度去接纳器物上斑驳的痕迹……

如此对待破碎的器物,或许不仅因为惜物之人与器物共同历经了岁月,也因为这破碎本身,虽不确定,虽不完美,却独一无二。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断臂的维纳斯

对于器物来说,每一次修补,都是一次重生之旅。而对惜物爱物之人来说,斑驳裂痕中,其实大有乾坤。

拾惜之美背后,是人们心中对大美的恪守与向往。

观复博物馆以惜物之心,感破碎之美,推出重生系列——漆缮焕新生建盏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建盏,始于名窑林立的宋代,是建窑烧制的一款黑釉瓷器。

宋代建盏多以黑色调为主,在“黑”的基调下变幻无穷。而黑的底色,又赋予了建盏沉稳、古朴、深邃的气质。

在国人的固有印象中,总觉得青瓷和白瓷才是宋代单色瓷的审美主流。殊不知在斗茶之风盛行的宋代,人们点茶时的首选茶器,却一枚不折不扣的“黑珍珠”。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以宋代为背景的古装剧《清平乐》中,宋仁宗与曹皇后以建盏斗茶的画面

自宋代以来,精品建盏的烧成率就很低,甚至可以说是“万里挑一”。

自然的高铁胎釉,在火的加持下,形成美轮美奂的斑纹,兔毫、油滴、曜变…各种“黑色”熠熠生辉。

在东方美学中,建盏这枚神秘幽玄的黑珍珠,可谓高山仰止。

建盏千变,历经千年。要传承它的风雅神韵,并非一朝一夕的轻巧事。

这离不开一批批考古学家、历史学家、陶瓷学家和匠人们的前赴后继,亦离不开茶人对文化的一份执着。

观复博物馆以惜物之心,依照每一个宋代建盏的个性与局部残损的位置,反复揣度,仔细考量,以大漆手绘、金缮、嵌螺钿等工艺进行艺术化修补。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或于黑色釉中漆笔生花,或以金线纹饰弥合,或以闪烁的螺贝镶嵌,化破碎为璀璨,期望用这种方式将宋代建盏的生命延续下去。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在旧与新、破碎与完整的碰撞中,重生系列建盏带有一种复杂的美感,它既端庄又危险,既朴拙又华美,既古老又新生……

这种美感有时甚至比一件完好无损的古物更触动人心。涅槃重生的建盏,破碎却璀璨。

涅槃重生的宋盏:“破碎”却璀璨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2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