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窑建盏的今生(之四)建盏”父子传承人——黄美金、黄文勇(1)

国家级工艺大师黄美金这个名字注定与黄金结缘。他是迄今为止在世界上唯一烧制金油滴”斑纹建盏最成功的开宗大师。他烧制的极品“金油滴”建盏,按现今市场拍卖价以克论价计,堪比黄金还昂贵!

有证为实:

2014年8月29日,上海国际礼品、工艺品展览会在世贸商城开幕。万商云集,展品荟萃。来自韩国、印度、东南亚等国的精品、礼品在此展出。开幕的当天上午,在四楼展厅的西南一隅,笔者看到几位来自日本的茶道专家径直来到建窑建盏的展柜前,当他们看到建阳市御窑陶瓷研究所展出的金光闪闪的建盏,惊奇不已!连连围着展柜转,又是拍照,又是夸赞,又是问价。黄美金大师见状,从展柜里取出两块金盏给客人鉴赏,客人小心翼翼地仔细端详着宝盏,激动不已,用手指轻轻扣击,金盏随之发出金属般的清脆声音。他们将金盏里里外外看个遍,金盏斑纹金光璀璨,将客人眼镜的镜片都折射出道道金光。捧着金碗,但见金斑宛如片片金色的羽毛漂亮极了,尤如金凤凰展翅欲飞,引得客人爱不释手。日本客商当即以100万元高价索购了这两块总重量大约一公斤,口径分别为12.9厘米“金油滴”束口建盏和12厘米“金油滴”敞口建盏,欢喜离去。

2015年3月19日上午,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办的第31届中国国际工艺品及收藏品展览会正式开展。开展的当天上午11时许,中国建阳建窑建盏展区里,由建阳市御窑陶瓷研究所所长、国际陶瓷工艺大师黄美金参展的两个金油滴建盏,一块为口径12厘米的束口金油滴建盏,另一块为口径12.9厘米的敞口金油滴建盏,格外显眼。没多久功夫,这两块极品曜变金油滴建盏即被著名收藏家、毛泽东特型演员李先生以98万元高价收入囊中。

2016年11月18日在武夷山海峡两岸茶博会上,黄美金制作的金油滴撇口大盏在此次博览会开展的第一天上午,一位来自福清的著名慈善家陈先生与福清黄檗山万福禅寺住持径直来到一楼展厅,以299万元重金购走此件黄美金烧制的口径为23厘米、高 7厘米的金油滴建盏。

缘何一块品相极好的建盏价位很高?黄美金大师说,休要以为一块金油滴建盏卖的价位很高,其实,懂得建盏内行的人士都知悉,要想烧制成功一块品相极好的建盏是很不容易的。因为釉面斑纹都是在窑中烧成时天然形成的,它们属于铁钙系结晶釉,须在1300度以上的炉温里还原氧化中烧成。由于这类结晶釉非常敏感易变,难以控制,加上氧化铁含量很高的坯体难以承受高温变化,往往变形或发泡。所以,一件成功的作品,总是伴随着数以千计的残次品。站在建盏古窑遗址上看到那堆积如山的残片,就是明证。

眼下,制作建盏的厂家,大多数都是烧制出“兔毫斑”建盏,要想烧成极品“金油滴”、迄今止,唯黄美金父子也!纵观瓷界,即便有成功烧成油滴斑纹者,也仅局限是烧成品相一般的“银油滴”建盏。在黄美金家的屋顶上,三座电炉前摆满了经过揉细的瓷土、匣钵、未上釉水的建盏。

这位大师告之:烧制“金油滴”建盏的技艺异常复杂,须经选瓷矿、瓷矿粉碎、淘洗、配料、陈腐、练泥、揉泥、拉坯、修坯、凉干、熟烧、选坯、洗坯、上釉、烘干、补釉、装窑、焙烧、冷却、出窑等二十多道工序。他还说,从选料、拉坯、沾釉到配方、温度、火候等,哪怕是一丁点的地方出了纰漏,那么,这炉烧出的一定是废品。烧制金油滴的条件更为苛刻,烧成温度范围很窄,窑温稍低,碗上部有斑纹,下部则没有;窑温偏高,釉就流下粘底,导致全炉烧制品报废。

这位光着赤膊,眼球里充满红丝的大师说:“如能好好睡一觉,便是最大的享受!每天,我们父子俩论番拼命干,十分辛苦。白天手工拉坯、修坯、上釉、装窑,忙得不可开交。凌晨两三点起床就得点火烧窑,然后一干就是十多小时。每天烧一窑,三座窑轮流着烧。十几年如一日,从不间断。所以,我没时间与人交往,在邻居眼里是陌生人。”“冬秋季节还好。如果在盛夏三伏天,室外38度高温就让人难以忍受,而我们却必须站在炉门口忍着45——46度超高温底下作业。汗流浃背,浑身湿透那是自然的。”

黄美金自知年已花甲,金油滴建盏的传承很有必要,于是,他不遗余力地说服儿子,手把手传授烧成技艺。聪明帅气的黄文勇是个80后的阳光小伙。他深知父亲与泥土打交道的艰辛与责任,毅然放弃了在外谋上一份公职的打算。春去秋来,小黄逐渐掌握了制浆、练泥、拉坯、上釉、控温等一系列烧成技艺,他烧制出来的金油滴、银油滴光彩夺目,在全国工艺品大赛中先后获得20多项金、银奖。而今,他是建阳建窑建盏协会副会长,南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建盏技艺传承人。

没有艰辛,哪有收获?烧制建盏是陶瓷界上公认的土与火高难度结合的陶瓷产物。黄美金说,没有起泡变型或脱釉或粘底等重大缺陷的建盏烧成率不到百分之一,品相好的油滴斑烧成率不到千分之一。因而废品率极高,成本极大,以致入不敷出,迄今还得靠烧制青瓷收入来维持生产和生计。

当下,随着当地政府的重视与扶持,建盏产业如同雨后春笋般发达起来。仅建窑产地——建阳从事烧制、经营建盏业的多达上千家。堪称“瓷坛黑牡丹”的建盏逐渐名声鹊起,这对于恢复传统文化,拓展当地经济,广开就业门路无疑是件大好事。然而,在建盏产业风生水起之时,由于传承这一技艺的技工水平参差不齐,烧成技术还处于低水平、粗放型阶段,使之产品类型单一,流入市场的建盏优劣混杂,鱼龙混杂,加之有些出于急功近利甚至欺骗牟利的奸商扰市,使得建盏销售价格起伏不定,高低价位悬殊,很大程度上挫伤了消费者的购买欲,影响了建盏市场的正当交易。

独有掌握烧制“金油滴”建盏技艺的非物质遗产传承人黄美金父子面对市场此种现象深恶痛绝。这位大师认为:“我们父子虽基本掌握了烧制金油滴建盏的技艺,但决不干损人利己,毁坏名声的事情!做人要讲信誉,恪守名声至关重要!”

笔者亲眼所见黄美金大师狠砸“金碗”的场景。一天晌午时分,在其屋顶楼的电炉旁,黄大师将窑门缓缓打开,但见里面码放着几层烧制品。在炽白的灯光下,黑色的碗盏透出摄人心魄的亮光。大师伸出长钳将一块块碗盏取出。戴着白手套的黄大师借着灯光细细端详着刚出窑的建盏后,无奈地发出感叹声:“咳!这炉又报废了!”半晌。忽见大师挥动铁锤,把眼前刚出炉的瓷器全部砸碎。

看到笔者为之惊讶而惋惜后,黄美金说:“虽然这些建盏在旁人看来可作商品出售,但它们远没达到我的理想目标。这些建盏斑纹虽呈金色,但斑纹不均,色彩暗淡。也许随便拿一块放到市场上,也能卖上成百上千元,但我不能因为它们而毁坏我的名声!”

每有客户登门索购“金油滴”建盏时,因常缺货,求购心切的客户也常会对他说:“能否卖我一些次品也行。”面对此类客商,黄美金总会正色道:“我要卖金油滴,只能卖一级品!次品绝对不能乱售,那会砸了我的牌子和名声的!”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2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