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陆游《临安春雨初霁》一诗中“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二句为宋诗名句,而后二句“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则与杨万里的“分茶何似煎茶好,煎茶不似分茶巧”一同提到“分茶”。

分茶具体是什么玩法,让两位南宋大诗人念念不忘?分茶与点茶一样宜用建盏吗?

点茶斗茶之外的分茶玩法:分茶重眼福,点茶重口福?

对古代茶文化有所涉猎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唐代流行煎茶,宋代流行点茶。

那么陆游、杨万里两位南宋诗人提到的分茶,又是什么意思呢?

如诗词大会节目中所说,分茶又称作“水丹青”。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分茶有三个含义,一为酒菜店或面食店,于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宣德楼前省府宫宇》、吴自牧《梦梁录·面食店》、耐得翁《都城纪胜》等书都能找到相关记载;

第二种则认为分茶是点茶的别称;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第三种是指点茶基础上而依附于斗茶的泡茶技艺。本文倾向于这一观点。

古时人们在点茶时发现,茶汤表面浮起的泡沫可以幻化出各种图案,经过一系列探索和摸索,由此产生了分茶游戏。

分茶以茶汤上浮现的短暂幻象博得众彩,相比于注重汤色白、咬盏久的斗茶与注重茶汤之味的点茶,分茶更注重视觉效果,为眼球服务。

分茶作为在宋代闻名的茶艺,起源在何时?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清异录·茗荈》之“茶百戏”词条

分茶是宋代流行的一种茶艺,最初见于陶谷《清异录·茗荈》 ,其书卷六十一载,

“茶至唐始盛。近世有下汤运匕,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但须臾即就散灭。此茶之变也,时人谓之 “茶百戏”。

《清异录》最早完成于五代末至北宋初,记述的是唐五代人对当时事物的新奇称呼,其中就将“分茶”称之为“茶百戏”。

今有技艺者通过日本茶道初步了解中国点茶法,经过对团饼茶和抹茶加工,于2009年初步恢复分茶技艺,名“茶百戏”。笔者认为,这可能是古代分茶的一种形式与方法。

但是“分茶”技艺断代百年,古人分茶原貌是茶界学者乃至各界学者不甚了解的,我们仅能从文献记载中找寻踪迹。

▼茶百戏之牧童吹笛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据文献记载,“分茶”这一雅趣大约于唐代兴起,晚唐五代,建安之研膏茶因“分茶”渐而获世人重视,南宋后期,这一茶道艺术内涵趋于定型。

宋元诗词曲中,直接涉及“分茶”一词的作品共40篇,《全宋诗》26篇,《全宋词》7篇,《全元曲》7篇,而宋元散文、笔记尚未计数,意同“分茶”一词的篇章数量更甚。

南宋诗人周密为追忆南宋都城临安之城市风貌,曾作《武林旧事》,该书卷三,“西湖游幸”条将分茶与“吹弹、杂剧、投壶、蹴鞠”等并列言说,分茶之技艺性显而易见。

▼《明宣宗行乐图》之投壶盛事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元代时期,分茶更是与各类文艺技艺并列,其中的技艺性含义已被大众所认同。关汉卿唱道,

“分茶撷竹,打马藏阄,通五音六律滑熟:甚闲愁到我心头?”

元杂剧大家石君宝《诸宫调风月紫云庭》第三折也曾出现“撷竹分茶”,与打球、写字、吟诗等文艺活动并举,还有其他元曲记述,此处不一一枚举。可见“分茶”活动已彻底深入百姓生活。

▼宋苏汉臣《长春百子图卷》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明朝时期,朱元璋深知百姓不易,极力反对一切骄奢淫逸的东西,罢贡茶而兴散茶。由于缺乏最高统治阶级的倾情投入,分茶随着“点茶法”的式微在明朝后期走向末路。

宋人认为点茶斗茶宜用建盏,分茶也一样吗?

北宋的蔡襄、苏轼、宋徽宗等大佬都在诗文中推崇以建窑兔毫盏作为点茶斗茶之首选,那么南宋诗人常提到的分茶也是如此吗?

分茶与点茶之别在于作画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杨万里(1127年-1206年)

南宋诗人杨万里作《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诗中较为详细描写了分茶之场景:

分茶何似煎茶好 ,煎茶不似分茶巧。蒸水老禅弄泉手,隆兴元春新玉爪。

二者相遭兔瓯面 ,怪怪奇奇真善幻。纷如擘絮行太空 ,影落寒江能万变。

银瓶首下仍尻高 ,注汤作字势嫖姚。不需更师屋漏法 ,只问此瓶当响答 。

该诗中所提及的兔瓯便是我们熟悉的兔毫盏,当茶置兔毫盏内,引水入盏,由茶人之手巧手幻化出奇珍异怪。

似《清异录》所描绘的那样,分茶图案有栩栩如生的飞禽走兽,纤巧如画的虫鱼花草,有气象万千的山川风物,更有笔力遒劲的书法艺术。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北宋建窑兔毫盏

由此可见,该技艺实际上就是在点茶的基础上于茶面作画,可抽象可写实,然而其画作存世时间较短,常在须臾间便散灭,无可寻,只有缕缕清香在空中飘散,饮之则香泛齿颊。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今浙江绍兴人

陆游《梦游山寺焚香煮茗甚适》一诗中,“毫盏雪涛驱滞思,篆盘云缕洗尘襟”所描绘的“篆盘云缕”为分茶所显物象。

这样的分茶的效果与茶末碾压细致程度、沸水搅拌均匀程度、茶末与水的比例、茶水冲力大小等息息相关,需要茶人反复摸索研究。

分茶、煎茶、点茶使用茶碗之异同

由于分茶活动早在明末街头隐匿,现今已无“分茶”一说,明代茶书作者有时会其与煎茶、点茶混为一谈。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十八学士图》局部一,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分茶、点茶与煎茶使用的盏器不同,宋代流行的分茶和点茶大多使用黑釉盏,而唐代流行的煎茶,首选盏器为青瓷碗,唐代陆羽所撰《茶经》中就曾辨析为什么比起白瓷,他更推荐使用青瓷茶碗煎茶。

“碗 :越州上 ,…… 邢瓷白而茶色丹 ,越瓷青而茶色绿 ,邢不如越三也。……越州瓷、丘瓷皆青 ,青则益茶,茶作红白之色。 邢州瓷白,茶色红;寿州瓷黄,茶色紫 ;洪州瓷褐 ,茶色黑;悉不宜茶。”

今人考据认为,煎茶对于煮茶时出现的茶沫不甚看重,而是重视茶汤的青色,青瓷碗利于衬托茶汤之绿,为唐人所偏爱。

点茶法也重视茶汤色,但品评的是茶汤之上的茶沫的颜色是否够白。

蔡襄在《茶录》中强调“茶色白,宜黑盏”,成为贯彻两宋的准则。蔡襄在书中大力推荐的建盏,也成为两宋第一茶器。

源于点茶的分茶,自然也不会舍近求远,改换门庭,使用唐代流行的青白器。

▼李嵩《货郎图》,台北故宫藏。货郎担子中有一组茶具:一摞盏托,一摞茶盏,一把长流汤瓶,一柄点茶必须的茶筅。

宋人高雅茶文化 - 陆游、杨万里诗中的分茶有何名堂?

总而言之,作为在宋代流行的茶艺,分茶所用器具与点茶类似,如诗中提及的“银瓶”,还有“燎炉”和“茶筅”,不同于煎茶的“风炉”和“铫子(石铫)”,但是古人究竟是如何分茶的,具体细节仍然是未解之谜。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1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