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异瑰奇鹧鸪斑

妖异瑰奇鹧鸪斑

纽约佳士得拍卖定窑鹧鸪斑釉

妖异瑰奇鹧鸪斑

方鹏霏

宋代鹧鸪斑釉酷似鹧鸪鸟胸部羽毛的斑纹故得其名,天然形成,毫无人为作用,釉色有银灰色和金黄色两种,稀如星凤,十分珍贵。北宋侍僧惠洪云诗:“点茶三昧须饶汝,鹧鸪斑中吸春露。”

鹧鸪斑釉是在黑釉瓷上形成的色彩斑斓曜变瓷,是瓷器家族中特殊成员,是最为珍贵的品种。鹧鸪斑瓷的烧成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属一次性高温烧成,斑块在阳光下会闪耀出光晕。其特点是在黑釉里自然浮现着大大小小的斑点,围绕这些斑点四周有彩色光晕。宋周紫芝写道:“醉捧纤纤双玉笋,鹧鸪斑,雪浪溅反金缕袖”。

宋代时兴皇帝赐酒、诸侯大臣和文人雅士品茗斗茶习俗,其时均使用黑釉茶盏。黑釉茶盏窑变瓷中有鹧鸪斑曜变釉和天目曜变釉两种至宝,光耀世界、彪炳史册、独步青云,至今无人仿造出、极难复制出来。南宋杨万里诗曰:“鹧斑碗面云萦宇,兔褐瓯心雪作泓”。

日本所藏的黑釉窑变三只建窑天目曜变茶盏被奉为国宝!其黑釉内蓝色光晖变幻莫测、妖异瑰丽的如织如幻,被称为极奇罕见、神秘莫测妖异怪瓷、世间奇宝。这种天目曜变的建盏蓝色光晖,会随着周围光线的不同角度,颜色变幻不定,妖异瑰奇得不像人间之物,为“碗中宇宙”!其价格十分昂贵,早在100年前的1918年,一个成交价125.25公斤黄金,现珍藏于东京静嘉堂文库;另一只也是1918年成交,价格37.5公斤黄金,现藏于大阪腾田美术馆;而藏于京都大德寺龙光院的天目曜变釉建盏,斑块密布,让人目眩,外壁肥厚的黑釉上也有若隐若离、尤如夜空星辰的斑点,具“幽玄之美”和“蒼古之丽”,收藏者认为是“御茶碗曜变”。日本藏建窑天目曜变釉瓷三盏为蓝色晖光,而鹧鸪斑釉为黄色晖光。宋蔡襄《茶录》诗曰:“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雪冻作成花,云闲未垂缕。愿尔池中波,去作人间雨”。

妖异瑰奇鹧鸪斑

自然界中鹧鸪斑鸟

鹧鸪斑釉的记载初见于宋初陶榖《清异录》:“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北宋书法家、文学家,诗书画“三绝”的黄庭坚《满庭芳茶》诗:“北苑春风,方圭圆璧,万里名动京关;碎身粉骨,功合上凌烟;尊俎风流战胜,降春睡、开拓愁边;纤纤捧,研膏浅乳,金缕鹧鸪斑”。可见,带鹧鸪斑纹的黑釉盏,宋初以来便深得皇室官冑、文人雅士的垂青偏爱。鹧鸪斑釉:斑不定形、自然天成、变幻莫测、清新典雅、生动醒目,显示在黑色釉瓷上十分动人。鹧鸪斑釉特点是色彩斑斓、鲜艳夺目、自然活泼、淋漓尽致, 看上去像油滴形状但不像油滴那样规则,是一种结晶釉,因釉内含铁元素较多,在高温下铁元素经过二次原还便形成鹧鸪斑一样的花纹,稀如星凤,目前全世界完整器仅存五件:日本东京静嘉堂文库和华盛顿艺术馆各藏一件;另一件被认为是北宋朝庭推崇的斗茶佳器定窑斗笠碗,不仅开了宋风气之先河,更奠定了宋瓷审美和技巧的标准器,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馆;还有一件口径19厘米的北宋定窑鹧鸪斑釉斗笠碗,2002年拍卖成交价1680多万元,2018年3月12日以神秘身份估价待询形式出现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被戏称为“天外飞仙”!属万众瞩目的明星,堪称至宝,瓷器研究者大岛千秋女士形容此碗:“宛如乘坐宇宙飞船驶向漆黑无垠的宇宙深处,看到无数流星迎面飞来;很难想象来自1000年前中国的抽象陶瓷釉色,竟然能引起如此强烈的、超越时空的精神感受”。此碗竟能引起日本研究者令人窒息的崇高赞赏,竟能打动阅瓷无数的大岛千秋心弦,可见北宋鹧鸪斑釉韵淡朴拙、含蓄晖茂、玄幽清峻的美学特质非同一般!中国宋代精绝独到的鹧鸪斑釉瓷器独领风骚。此碗白色瓷胎、造型秀雅、薄壁身轻,加上釉色腴润、斑纹疏朗、酥温如玉,佳士得资深顾问毛瑞赞道:“定窑黑釉鹧鸪斑盌妙不可言,它跟寥寥数例已知定窑黑釉盌一样,均属宋代陶瓷的典型之作,珍罕程度比御制汝窑和官窑器物更甚。为私人收藏中的孤例,绝对是珍罕之至的艺术瑰宝”。但此件北宋定窑鹧鸪斑釉斗笠碗在2018年3月12日的拍卖中却大出意外,行内人谁都认为过亿,却仅拍出2666万元人民币。

妖异瑰奇鹧鸪斑

北宋定窑鹧鸪斑釉葫芦瓶

第五件北宋定窑鹧鸪斑釉瓷是葫芦瓶,收藏于陕西汉中市一爱好者家中,高39厘米,为宋五大名窑瓷器中最大件!伟岸挺拔,磅礴大气、制作考究、釉色沉稳、金斑绚丽、造型规整,为世界鹧鸪斑釉完整器五件中最大器,稀世珍宝,十分难得。造型呈北宋典型葫芦瓶式样,壮硕有度,精致华滋,温润如玉,银镶囗,釉至足,满身闪烁着金色鹧鸪斑彩釉,入窑天成,金属光泽、自然幽玄、釉色沉稳、金斑绚丽、造型规整,确为北宋定窑精品佳作之一。

妖异瑰奇鹧鸪斑

北宋定窑鹧鸪斑釉葫芦瓶局部

宋金时期黑定真品十分稀少! 宋代以来一直是收藏界的一匹”黑马”,藏家孜孜以求,国内外价格始终坚挺,—路走高,此宋黑定鹧鸪斑釉葫芦瓶升值空间实在难以估量。北宋末期宋徽宗独尊道教,葫芦是道教的一件法器,叫作“葫芦洞天”,起着《西游记》中紫金葫芦瓶那种功能。

北宋定窑以白瓷为主,但也烧制黑定、紫定、绿定、红定、金定等名贵品种,均是在白瓷胎上罩一层高温色釉。元朝刘祁《归潜志》截: “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 宋代大诗人苏东坡曰: “定州花瓷琢红玉”。定窑绚丽多彩的美瓷历朝累代文人雅士赞美之声不绝于耳。欧阳修《和梅公仪尝茶》诗曰:“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清”。宋定窑瓷有白釉、黄釉、褐釉、黑釉、紫釉、红釉、绿釉、金花、鹧鸪斑、加彩、白釉刻划印花、黑釉白花、褐釉印花、黑釉刻花、白釉剔绘黄花、内外刻花、内外划花、内外印花、外刻内印花、白釉酱口、黑釉酱口、豆青剔白花、白地绘黑花、咖啡色绘花、白釉剔黑花、青釉剔划白花、白釉黑花等等,规模宏大,品种繁多。 器型多为碗、盘、瓶、盒、枕,亦有净瓶和海螺等佛前供器,但主要生产皇宫使用的贡瓷。据《曲阳县志》载: ” 五代时设官收瓷税”。但据考古发掘: 定窑瓷始烧晚唐,北宋鼎盛,有芒口和泪痕特征。芒口是盘、碗等覆烧时口部不上釉,倒扣于盒具垫圈之上,为宋定窑瓷的一大发明;泪痕多见于瓷器外部,因釉较稀和塗釉厚簿不匀焙烧流淌所致,下垂形如泪痕。定窑瓷风格典雅,胎薄体轻,釉色白中微黄,胎质坚致,釉质不太透明,为牙白色,施釉较簿,釉色纯净。瓷器外壁薄釉处能看见胎上的旋坯痕,俗称“刷丝纹”。北宋早期定窑瓷器口有釉,到了晚期口多不施釉,称为“芒口”,芒口处常常镶金、银、铜质边圈,为定窑一大特色。定窑瓷装饰纹样丰富多彩,秀雅别致。北宋早期,定窑划花和刻花,构图纹样均趋简,以重莲瓣纹居多;北宋中晚期划花装饰精美绝伦,独具一格 ; 印花图案,构成严谨,自然逼真,刻花工艺,用刀深浅有度,熟练巧妙,活泼生动,别有风趣。特别是定窑黑釉茶碗,深受文人雅士偏爱。宋苏东坡《游惠山并序》诗:“明牎倾紫盏,色味两奇绝”。宋张耒《初伏大雨戏呈旡咎、曹辅》诗:“紫碗新茶如泼乳,天工未费一杯水”。佳士得资深顾问毛瑞说:“早在1388年,明初鉴藏名家和文学家曹昭已在《格古要论》中提到:紫定色紫,有墨定色黑如漆,土俱白,其价高于白定。由此可见,深色定器的价格在1388年之前已经超越了白定,这足以证明十四世纪收藏家对黑定是何等珍视,这一现象放到今天依然如是”。

妖异瑰奇鹧鸪斑

北宋定窑鹧鸪斑釉葫芦瓶镶银口

宋人早已感叹鹧鸪斑釉: “然毫色异者,土人谓之毫变盏,其价甚高,且难得之”。可见鹧鸪斑釉可谓罕中之罕! 考古工作者在建窑、定窑出土残片上零星偶见鹧鸪斑釉,其斑点迎光照看,斑彩与黑底融为一体。鹧鸪斑釉是在兔毫釉出现的基础上,偶然而得的一种特殊结晶釉。宋代盛行“斗茶”之风,上至皇帝,下至贵族士大夫、文人雅士,以茶会友,使“斗茶”成为一种社会时尚。宋代“斗茶”是将茶叶捣碎,以沸水冲沏,形成白色泡沫以观之。宋蔡襄曰:“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因“斗茶”器皿以黑色茶盏为妙,催生了兔毫釉、油滴釉茶盏,以至偶然烧出了鹧鸪斑曜变茶盏。但无论兔毫釉、油滴釉、鹧鸪斑窑变釉,都是黑釉瓷的结晶体。兔毫釉的特点是在黑色釉面上呈现出细密如兔毛的银灰色或褐黄色针状结晶,俗称兔毫斑;油滴釉则是在黑色釉面上形成圆点状银灰色结晶斑。唯独鹧鸪斑窑变釉瓷和天目曜变釉瓷极为罕见,其形成的结晶斑块较兔毫斑、油滴斑均大,且盏内外曜变一致,在釉面上形成大小不一的圆形或椭圆形结晶斑,分布不均匀,横向成片,纵向成串,酷似鹧鸪鸟胸前的羽毛花纹,非常美丽。宋黄山谷描述:“研膏溅乳,金缕鹧鸪斑”。兔毫盏、油滴盏、鹧鸪斑曜变盏、天目曜度盏在宋代“斗茶”中可出现特殊而又十分难得的“蟹眼”!使官宦贵胄、文人雅士手舞足蹈、若痴若狂、梦中笑醒!可见当时斗茶人如果拥有曜变结晶斑形态的茶盏,无疑会增加斗茶人的自信心、自豪感、艺术品位,令围观众徒十分艳羡。

妖异瑰奇鹧鸪斑

北宋定窑鹧鸪斑釉葫芦瓶底

北京故宫博物院瓷器专家吕成龙在其《中国古代颜色釉瓷器》中精彩描述:“曜变釉是鹧鸪釉中的特殊品种。曜变盏内外黑色釉面上呈现大小不等的圆形或椭圆形斑点分布不均匀,几个或几十个聚在一起,一经光线照射,斑点周围即有眩目的晕彩,随着视线的角度不同,而产生变换,蓝、紫、红、金黄等色,璀璨相应,珠光闪闪,却属世之至宝”。研究者、专家呂先生显然是把天目曜变釉瓷归于鹧鸪斑釉瓷的一种。他还指出:“那种认为鹧鸪斑即兔毫盏,或将鹧鸪斑说成是吉州窑的玳瑁花釉,都是没有道理的”。古人描述的“金缕鹧鸪斑”,是金黄色釉彩。宋建窑的天目曜变结晶斑篮色釉彩,是鹧鸪斑釉彩的上等变幻彩。一言以蔽之,宋代黑釉瓷上的窑变鹧鸪斑釉可归纳为:甲、黑色釉面形成的结晶斑成金黄色或紫蓝色圆形或椭圆形状,盏内外窑变釉形态一致;乙、直观或触摸其釉面平整,在高倍放大镜下观看,结晶斑边缘与黑釉交融,但每个斑釉都有一个独立的返光圈点,曜变釉对光线反映强烈,在光线变换中,即看到绚丽灿烂的光晕;丙、曜变釉结晶斑显然大于兔毫釉结晶斑和油滴釉结晶斑;丁、曜变釉结晶斑在盏内外排列组成,横向成片,纵向成串,多数结晶斑相互重叠连结,形成串珠,形成横向纵向看似不规则,但又呈有序排列组合状态,令人拍案叫绝、赞叹于耳。

北宋名臣范仲淹在与浦城籍的同僚章岷斗茶时所作《和章岷从事斗茶歌》诗:“黄金碾畔绿尘飞,紫玉瓯心雪涛起。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其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十手指。胜若登仙不可攀,输如降将无穷耻”。大意是说:用贵如黄金的小龙凤团茶饼飞快碾出的茶末犹如绿色的尘沫,放在褐色鹧鸪斑釉盏中用沸水冲泡,茶水如雪花般翻涌,变化无穷;斗茶斗出的味道连佳肴美酒也远远不及,斗茶斗出的香味就连兰花、荷花也自愧不如。此诗脍炙人口,被后世人称为与仝卢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齐名,用夸张的手法讲斗茶,又用了各种典故来烘托茶盏、茶味、茶情之美。范仲淹关于鹧鸪斑釉褐色盏最有名的诗文中,当属被人误解的“紫瓯”。后世人对“紫瓯”望文生义,解释为“紫砂壶”!但世人都知道:宋代人怎么可能用紫砂壶泡茶呢?因为紫砂壶是在明代才发明的!范仲淹所处的时代是点茶斗茶最为盛行的时期,“紫瓯”其实就是指鹧鸪斑釉的褐色盏。

宋人斗茶除了歌颂兔毫盞、油滴盏之外,主要是对曜变鹧鸪斑盏和曜变天目盏称赞有加。比如北宋书法家、诗人黄庭坚在品尝建瓯茗茶时,就对建窑出产的鹧鸪斑盏赞赏不已,其在《西江月·茶》诗中写道:“龙焙头纲春早,谷帘第一泉香,已醺浮蚁嫩鹅黄,想见翻成雪浪。兔褐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无因更发次公狂,甘露来从仙掌。”

鹧鸪斑窑变釉是在宋代那个特殊历史条件下形成,由于其特殊性,至今也未见到有摸有样的复制品,至于市场上的众多仿制瓷,均无法与真品相提并论!因为鹧鸪斑釉的出现具有偶然性,自然天成,是不经意的创造,不是刻意求成,仿品愈多愈显得鹧鸪斑釉神奇、妖异、怪诞、罕见、珍宝。中国是窑变鹧鸪斑釉和天目曜变釉瓷的创烧地,在辽阔广袤的大地上,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酷爱艺术,只有在文化积淀深厚的中国创造出土与火的壮丽诗篇。

2021年2月24日

妖异瑰奇鹧鸪斑

台北故宫藏宋定窑鹧鸪斑釉碗

作者简介: 方鹏霏,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已在国内外有关报刋杂志发表散文、报告文学、短篇小说等2000多篇,荣获中、省、市有关报刋杂志各类征文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20多次;出版发行有散文集《秦巴揽翠》。

地址: 陕西城固县委宣传部(退休通干)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1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