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釉刻花鹅颈瓶

“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陈寅恪

距今一千多年以前的宋朝,可谓是中国历代文化艺术的巅峰。其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程度,让中国的农业、印刷业、造纸业、丝织业、制瓷业均有重大发展。千年华夏文明代代积累,再经宋人淬炼,起居之秀雅,用器之精丽,赏玩之高贵,美学造诣之高可谓空前绝后。

鬼斧神工,巅峰之作

瓷器作为中国(China)的代名词,其制造工艺和用料一直领先世界。见过世界上的第一件带有瓷器釉面的青瓷,距今3000多年中国商代的原始瓷尊;见过最著名的唐三彩载乐骆驼俑,是陕西历史博物馆国宝馆藏;见过最神秘的的唐代宫廷供奉法门寺用秘色瓷,见过元青花标准器至正十一年青花云龙象耳瓶(大英大维德基金会收藏),见过故宫博物馆收藏的乾隆年间御制的大瓷母,其奢华和繁杂的工艺令人叹为观止。这些瓷器都是每个朝代的代表作,而作为中国古代瓷器巅峰的汝、钧、官、哥、定五大名窑也见过不少,若非要排个顺序的话,天下名瓷,汝窑为魁,天蓝釉暗刻花鹅颈瓶位列瓷器第一应当之无愧。

商代原始瓷尊

元青花云龙象耳瓶(大维德瓶)

“粉翠胎金洁,华胰光暗滋。旨弹声戛玉,须插好花枝”,宋代文人欧阳修在诗中描绘的正是我国陶瓷史上的巅峰问鼎之作、被誉为五大名瓷之首的汝瓷。

这件汝瓷第一眼望去有点普通平淡,第二眼细看惊喜,玉质般剔透的感觉,第三眼似乎要沉醉,在不同颜色的灯光和自然光的强弱照射下,似乎变化出奇正归一的底蕴,其色调犹如天目建盏幻化无穷。

敞口、细颈,腹部浑圆饱满,下有圈足,线条纹饰柔和流畅。它通体施天蓝釉,釉面略有开片。瓶颈、腹均刻有缠枝莲花,器物造型端庄典雅,线条优美流畅,釉色温润柔和。刻花装饰自然淡雅,若隐若现。开片晶光闪闪,集釉色、形体之美于它的装饰手法,采用了刻花的装饰工艺,在颈部与腹部采用了缠枝莲花纹的纹饰,题材清雅洒脱,纹饰流畅细腻,为汝瓷的鉴定提供了新的实物依据;其通体表面满施有天蓝釉,颜色色泽恰似雨过天晴般的清新素雅;其釉质纹色宛如玉质,好似一泓清泉般的透彻细腻。碎的冰裂纹薄如蝉翼,晶莹剔透。其器身完整,为传世汝瓷中绝无仅有。

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窑一片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2000多年前,老子在《道德经》中写下如斯哲言,似乎是专门说给当下的我们去聆听的。“参观者不少,但很难碰到有人在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前驻足。当讲解员告诉参观者,它是难得一见的绝世珍品,千万不可错过时,很多人以为我们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说,‘就那么个小瓶子,有啥看头?这东西,还没有电视鉴宝栏目中那些花花绿绿的明清瓷器好看呢。’”河南博物院社教部主任刘玉珍说道。

传世汝官瓷(非民间),六十七件半,每件都有历史传承记载。几乎尽藏于故宫、上海博物馆等世界各大博物馆,市场上很难一见。其中北京故宫博物院17件、台北“故宫博物院”23件、上海博物馆8件、英国大维德爵士基金会7件、天津博物馆1件、广东省博物馆半件、中国香港收藏家收藏1件。另外,日本的几个博物馆现存4件、美国的几个博物馆现存5件、英国私人收藏1件,共计67件半。被认证的汝官窑每一个都有数字认证,大家以后去博物馆看到碗底有数字标记的瓷器,就知道一定不是普通展品。

所以汝窑的瓷器,只有手里有一片残片,都是黄金千两的价值。

但国内外古瓷收藏家锲而不舍地追逐北宋“汝、钧、官、哥、定”五大名窑作品,著名拍卖行前前后后却拍出了八十余件“传世北宋汝官瓷”。至于拥有各类专家证书的“北宋汝官瓷”,鱼目混珠,孰真孰假?“倘若搞不清真假,与河南博物院的天蓝釉刻花鹅颈瓶比一比,也就水落石出了。”河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康国义说,“不只是近些年冒出来的所谓‘汝官窑’,就是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等世界各大博物馆收藏的传世汝官窑,也得经受天蓝釉刻花鹅颈瓶的考量——从感情与文献上说,我们愿意相信这些传世作品是汝官窑器物,但理性与科学告诉我们,如果考古学家找不到汝官窑遗址,这些传世器物就得‘悬’在半空。找不到汝官窑遗址,就等于不知道它们生在哪儿,开不出出生证明呀。没有汝官窑遗址及其出土器物当标杆,谁能证明传世作品就是汝官窑的器物?你可以说它们是汝官窑的,但现代 考古科学告诉我们:它们只能是‘疑似汝官窑器物’。”

也因此,自20世纪初现代考古学传入中国后,考古学家做梦都想找到神秘消失的汝官窑遗址。1986年,消失近千年的汝官窑终于露出了蛛丝马迹:宝丰县清凉寺一位农民的红薯窖塌了,露出了一个完整的汝瓷洗;而这件事,又偏偏被一位有心人——王留现先生碰上了。经鉴定,它是汝官瓷作品。

1987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在清凉寺村边的麦田里进行考古挖掘。但是两个月过去了,汝官窑遗址不见踪迹。就在考古工作即将告一段落时,赵青云在一个汝民窑遗址旁,意外挖出一个储藏有7件汝官瓷器物的藏坑——其中,就有天蓝釉刻花鹅颈瓶。虽然发掘出7件汝官瓷,但它的中心烧造区——汝官窑,仍不见踪影。就在这时,因经费紧张,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停止了在清凉寺村的考古挖掘。

出土的汝窑残片和汝窑作坊窑具

“只有传世汝瓷,没有发掘器物——为此也为其他,三代考古工作者前后寻找了将近一个世纪,终于在平顶山市宝丰县清凉寺村(古代汝州)发现了汝窑与汝官窑遗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青云说,“很幸运,我们完成了三代考古工作者的夙愿;也是我,发掘出了这件藏于河南博物院的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就是放在全世界所有汝官窑器物中,河南博物院收藏的这件天蓝釉刻花鹅颈瓶,也是世界第一。就是不说它的‘出身’‘根正苗红’,仅就作品审美而言,它还是世界第一。”

2000年6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清凉寺附近布下5米×5米探方48个,继续发掘。此次发掘,揭露面积约500平方米,清理出窑炉15座,作坊2座,过滤池、澄泥池各1处,排列有序的陶瓮、大口缸20余个,釉料坑4个,灰坑22个和水井1眼,获得多组重要的地层叠压关系,出土一批形制比较完整且品种丰富的天青釉汝瓷和匣钵、垫饼、垫圈等窑具——神秘的千年汝官窑窑址,终于大白天下。

500平方米,只是汝官窑整体面积的五分之一。根据考古勘测,埋藏在清凉寺村地下的汝官窑面积约4800平方米。“汝官窑面积约4800平方米,汝民窑面积约110万平方米,汝官窑被汝民窑包裹其间。”赵青云说,“就是汝官窑,现在才揭露了五分之一;这儿,还应该埋藏着很多希望。”

“在清凉寺一次性出土7件后,又相继出土了47件。另外,目前我所见到的民间收藏,有一二十件。都加起来,不会超过150件。”赵青云先生说,“在150件器物中,弥足珍贵的天蓝器物,也就5件,非常稀有。而刻花者,唯有河南博物院收藏的这件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其他的天蓝器物,全都是素面的。一样的器物,刻花者当然更为珍贵,何况就此一件。如果说汝官瓷是中国瓷器的皇冠,那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就是皇冠上的明珠。”

作为“汝瓷之冠”,汝窑天蓝釉刻花鹅颈瓶为什么会留在遗址、等待我们的发现,而没在当时呈奉皇帝呢?“它是被窑工挖坑私藏的——就在一个小坑里,竟然出土7件汝官瓷,件件是珍品,件件是汝官瓷中的佼佼者。除天蓝釉刻花鹅颈瓶外,还有天青釉盘口折肩瓶、天青釉小口细颈瓶、粉青釉莲瓣茶盏托、天青釉外裹足笔洗等。另外,该坑还出土了钧瓷等其他瓷器,一共22件,都很完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调研员赵青云先生说,“除去私藏,这是很难用其他理由去解释的。这样的储存,当然不会是当时窑场公开的储存,只能是烧窑工匠的私藏。因为烧的御用瓷器,是官窑,控制很严,不可能这样把好东西留下来,不去给皇帝的。工匠都是行家,既然冒着风险私藏了,他们自会挑选最好的来留给自己。只是没能带出窑场,或因其他突然变故,这些珍品,才留给了今天的我们。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0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