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建窑盏-言有尽而意无穷

一个时代的艺术成就,总有其代表性的器物——就像一提到宋朝,就会想到汝窑、官窑和龙泉青瓷,但却不能因此而忽略一切其他艺术风格存在的普世价值。作为宋瓷的一个重要流派,建窑虽不能与五大名窑比肩,却也绝非凡品,不可能仅仅是作为“斗茶”之风盛行的附属品而存在。它是有着自身独特的、动人心魄的艺术魅力。那种浑然天成,质朴纯真的美感在宋代士大夫阶层中必定占有一定的市场,否则便不会引起他们发自内心的赞叹与欣赏。就如黄山谷“纤纤捧,研膏溅乳,金缕鹧鸪斑”之类的词句,赞颂可能的不只是汤花的“研膏溅乳”的细腻洁白,其中亦饱含着词人对于“鹧鸪斑”茶具的由衷喜爱。而且,我觉得建窑瓷器在宋代之所以兴盛,也是因为其艺术特点与宋时盛行的禅悦风气和理学思潮,以及当时审美文化崇尚“气韵”之美的思想,均有一定切合之处——这种切合当然不是表现在颜色上,而是寓于这个朝代以及这件器物的内在之中。

宋-建窑盏-言有尽而意无穷

宋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为特殊的时代,王朝内部大兴文治,文化艺术极度的繁荣,在外却饱受周边民族的边患侵扰。由于重文轻武的思想严重,推行文人治国,统治者软弱无力,不能对边患问题给予有效的解决,只能通过屈辱的合约来维持一时的安宁。国之忧患使得士大夫阶层处在深深地苦闷之中,而传统的儒家礼教发展至理学阶段,伦理性愈发凸显,知识分子们往往不能在儒家文化中取得足够人文关怀的慰藉。此时,世俗化的“禅宗”文化兴起,其绝妙之处在于他把人的情欲导向内在反省,使情欲转化为人生情操的自我修养动力,从而平息了外向追求的躁动,禅宗思想可以将知识分子的目光从外在世界转移至注重自身修养,从而为其提供了一条心灵解脱的道路。

宋-建窑盏-言有尽而意无穷

用建盏品茗给了士大夫阶层以无限的情趣,他们在其中得到了自己所要的超脱感和心理上的愉悦。建窑瓷器的审美特点便符合这种“清欢”的审美意趣:黑色的釉色朴素玄妙,整个器物敦厚而富有安定感,呈现出一派天真、淡泊、洒脱而又浑厚的特色。它不是缺乏纷繁的窑变与鲜明的对比——作为斗茶时使用的器具,建窑瓷是有“斗意”的。但是它的“斗意”,它的兔毫、鹧鸪斑点,它光华流动的窑变,抑或是黑盏与白茶的强烈对比,都寓于内部。这些瓷器的外部,无一不是朴拙的,低调的黑色,甚至不曾施以满釉,而是裸露出最为原始的泥胎。有人说其精美不足,但即使它拙朴低调,却丝毫不让人感到俗气,建窑瓷器中蕴含的是与茶意一脉相承的雅致,是一种雅俗共赏的美丽。这种单调而不乏味的拙朴,是明清瓷器无论用尽百般颜色、千般纹样也远不能及的丰姿仪态。它的美不凌厉,不张扬,只是一派天然,就如刘勰所言:“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夫岂外饰,盖自然”。这是一种低调的奢华,它的光彩流动于内部。

宋-建窑盏-言有尽而意无穷

中国艺术是以“气韵”动人的,朱良志先生曾言:“气韵生动强调艺术要有活泼泼的生命感,中国艺术以气韵生动为上,强调的就是活泼泼的生命感。艺术就要展现这世界活的生机,活的精神”。那艺术要如何才能鲜活,精巧就一定鲜活吗?显然不是。建盏裸露素胎被很多人认为是粗劣的表现,然而明清时期景德镇的许多瓷器精巧绝伦,工艺复杂,釉色均匀完美的无可挑剔却让人感觉不到什么味道,在我们眼里它们只是死物。漂亮不是“气韵”,气韵是在漂亮之外自有自己的一番独到之处,有自己的艺术个性,漂亮是呆板的,气韵却是鲜活灵动的。一个漂亮的女人终究不如一个有气质的女子给人的印象深刻,因为一个是外在的皮囊,另一番则是内在的风韵。

宋-建窑盏-言有尽而意无穷

瓷器也是这样,太多的雕琢,过犹不及,浓厚的脂粉只会遮盖住天然的玉骨冰肌。中国的艺术讲究“偶然性”,因为上天赐予的偶然之间有太多无法预料的惊喜。太多的熟练与工巧会让美模式化,缺乏惊喜之时为美产生的感动与震撼。艺术中的创造是不重复的,也是不可逆料的。如风行水上,不期然相会,自然成文。《周易》有涣卦,上巽下坎,巽为风,坎为水,风行水上,自然涟漪。这话说的多么好!巧、熟往往是对偶然性的破坏,所以建窑它不需要巧,不需要熟,它已经具有了偶然性,有了窑变所带来的、的人力所不能及的天成之美。那才是最高的巧,是老子所说的“天巧”。

宋-建窑盏-言有尽而意无穷

大巧往往若拙,艺术之美总是辩证的,就好像真正的风韵也只能体现在内部,不是果断的流露于外。建窑是值得人细细去品味和欣赏的,就像与它珠联璧合的武夷岩茶,品建窑的时候,也要“霎时滋味舌头回”,才能感受到它的“外拙内巧”,“外枯中膏”,感受到它拙朴外边之下的内在的丰富与华丽。韵的表现方式是含蓄蕴藉,简单优美,它不是矜炫自夸、露才用长,不是百般雕饰,尽发其美,无复蕴藉,而是能“巧丽者发之于平淡,奇伟有余者行之于简易”。建窑就是这样,它没有把美一下子展现,而是给人以艺术的留白,透过外面那层简单质朴的黑釉,映衬出内里的兔毫纤巧,星光灿烂,测之益深,究之益胜,只可意会,难以言传。

宋-建窑盏-言有尽而意无穷

言有尽而意无穷,这就是宋代陶瓷艺术审美的境界。宋瓷总是具备着无可比拟的生命力,尽管有的幽邃静谧,有的动感鲜活,他们内在的气度与生命力确实如出一辙,那就是让人回味无穷,余韵不尽的美感,是那种英华内蕴,含蓄沉着的美感。这种美初见似乎觉得它貌不惊人,但它却如水一般无孔不入,潜移默化的浸入你的四肢百骸,将你层层包裹。欧阳江河在他的诗《一夜肖邦》中说道:“真正震撼人心的狂风暴雨可以是最轻的,最温柔的”,宋瓷又何尝不是如此?建窑又何尝不是如此?绚烂之极,归于平淡,这才是宋瓷为世人所创的、难以逾越的高峰!因为有时平淡才是真实,繁华反而不可信任。生命的起点孕育着希望,而生命的极点则是衰落的开始。

宋-建窑盏-言有尽而意无穷

青白瓷自然是宋代瓷器集大成之作,然而单一的玉色也不会成就这一个陶瓷的伟大时代。建窑黑瓷,无疑为宋代的陶瓷工艺注入一股清新朴拙之风。它的禅意理趣,它所包含的那种“外枯中膏”的辩证美感,也解释了为何宋代那么多的文人墨客会爱茶如痴,爱器如狂,为什么会写下“一毫无复关心事,不枉人间住百年”这般的诗句。在建窑的深沉浓厚的黑釉里,我看到了历经千年而不衰的风华与生命的张力,茶香氤氲,禅意朦胧,黑沉沉的色彩中,却透漏出这个时代低调,内敛,毫不张扬的审美情调。那种萧散简淡的,归于质朴“清欢”意趣,千年之后依然浸润人心,依然,能给人以舒缓平和的、美的震撼。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0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