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有一建盏,足以慰风尘

我有一建盏足以风尘

涤嚣嚣红尘,荡郁郁烦忧

吾有一建盏,足以慰风尘

她,建盏

是土与火的艺术,是不可预知的美丽。

每个拥有她的人,期许的是幻化斑斓的神奇。

她,又是宋人茶道归一自然的悟。

悟出一盏一茶一宁静的趣味。

她是被日本茶道奉为神器的华夏文明。

消失八百年,同时又与我们邂逅。

建盏,是茶盏中的王者。

体会茶中的醇厚。

建盏吾爱。

吾有一建盏,足以慰风尘

建盏,是中国宋代八大名瓷之一。因产地为宋建宁府瓯宁县,又因瓯宁县为建安附属县,故此称为建盏。

建盏在宋代就已负盛名,由于宋时崇尚斗茶之风,故除了优质的茶叶之外,还需要有最适于斗茶所用的茶具。建盏因其体厚保温、稳重典雅而成为斗茶的利器,深受大众的喜爱。

自宋代以来,建盏倍受垂青,使得不少文人骚客争宠趋雅,写就了众多赞誉建盏的诗词。

宋徽宗赵佶在《大观茶论》里说道:“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上。”就指明建盏出产的兔毫盏釉色黑,毫毛长,为上佳茶具。《宫词》赞曰:兔毫连盏烹云液,能解红颜入醉乡。

北宋名臣范仲淹曾做诗:“黄金碾畔绿尘飞,紫玉瓯心雪涛起。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

吾有一建盏,足以慰风尘

目前建盏符号在现代茶具、现代陶艺中的运用比比皆是,从喝茶的茶盏到茶壶、茶罐甚至是茶楼里的现代陶艺,从釉色到造型都让人们能够体会出宋代建盏的风格、宋代文化风尚、审美情趣及其和谐内涵。抑扬顿挫、细腻婉约的宋词;出神入化、归隐田园的宋画;凭栏怀古、嘈嘈切切的宋歌,高雅得几入巅峰的宋代文化,充满了理性的洒脱与人工的自然,使日常器用的建盏茶碗印上了鲜明的文人气息。

在现代,国民素质、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人民正逐步步入有闲文化社会,建盏斗茶活动中体现的全民性、娱乐性、艺术性,使现代人透过传统艺术找到了灵魂与情感的结合,并在建盏符号再运用的器物上体验到了文化传承的力量,使由泡茶方法改变而导致的遗失的斗茶精神在现代实现了重生。对现代人在休闲活动中所倡导的“生活有文化”“思维有艺术”提供了理论依据。

赏盏悦心,品茶养生。好茶好盏相得益彰,修于内而形于外。用心的养一个建盏,时久能散发出七彩宝光,妙不可言,赏心悦目!手捧美盏,指尖似乎已触及到遥远的大宋气息,扑面而来的香是宋词婉约的幽香…..

吾有一建盏,足以慰风尘

建盏不仅体现了民间艺人精湛的制作工艺,还体现了宋代重文轻武、讲究生活品质、讲究生活情趣的日常生活,体现了古人的情操与智慧。

宋初陶谷《清异录》中的“生成盏”和“茶百戏”条,介绍了当时通过点注茶汤来幻化书法、丹青的分茶游戏。

在宋代城市繁荣和商品经济发达的背景下,以新兴的市民阶层为对象,将单一的品茗活动,通过不同文化修养的参与者,将诗、画入茶,融技巧性、游戏性、娱乐性为一体,成为人们闲暇时间雅俗共赏、娱乐消遣的游艺活动。

吾有一建盏,足以慰风尘

建盏作为“幻化物象”“盏里丹青”的独特载体,造型朴素自然,沉稳厚重,看上去十分普通,与那些色彩华丽、造型精巧的茶器比起来,犹如山中老翁与城里佳丽,有着几分土气,乍看绝不会马上入眼。但当你阅尽无数风光、看过无数繁华后,会发现建盏可贵之处就在于它的朴素、自然,没有过多修饰,完全是一副禅者本色,像那历经尘世浮华的隐士,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一派自在安详之态。

建盏之美,在物亦在茶人心。以心待物,感受建盏深处的蕴含的精神——以简单纯粹的心灵,面对世间纷纷扰扰,求得内心的平静与安逸。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0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