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茶在宋代,是精致生活中艺术与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文人爱茶,往往将周边茶事不吝笔墨地诵咏于诗词之中。而作为宋人饮茶必不可少的器具——建盏,更是如沦海遗珠般隐耀于那些优美的宋代诗词佳句之中,为后人一窥千年之前的茶人茶事开启了一扇窗扉。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昧手。忽惊午盏兔毫斑,打作春瓮鹅儿酒。”苏轼这首专为南屏谦师所作的诗中,对于建盏的颂美堪称同类诗词之中最负盛名的。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当年苏轼到任杭州,在西湖北山葛岭寿星寺小叙,南山净慈寺的南屏谦师闻讯赶去拜会,并亲自为其点茶,而苏轼为表感激便当场题下此诗。在诗中苏轼不但赞誉了谦师高超的点茶技法,更惊讶于其点茶所用当时甚为名贵的那只兔毫斑黑釉建盏。也正是在这三两句中,为我们定格了那生动鲜活的茶事一幕。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在苏轼的另一首《水调歌头》中,他也描写过以建盏品茶时的情景:

“已过几番雨,前夜一声雷,枪旗争战建溪,春色占先魁。采取枝头雀舌,带露和烟捣碎,结就紫云堆。轻动黄金辗,飞起绿尘埃。老龙团,真凤髓,点将来。兔毫盏里,霎时滋味舌头回。唤醒青州从事,战退睡魔百万,梦不到阳台。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在此词中,苏轼引经据典仿佛信手捏来,妙笔生茶令人身临其境。“枪旗”、“建溪”、“龙凤团茶”,当然更少不了“兔毫建盏”,能与“茶仙”玉川子卢仝同登蓬莱仙境的恐怕也只有苏子了。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范仲淹所写《和章岷从事斗茶歌》一诗,也是描写宋代斗茶场景诗中最为脍炙人口的一首:

“黄金碾畔绿尘飞,紫玉瓯心雪涛起。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其间品第胡能欺,十目视而十手指。胜若登仙不可攀,输如降将无穷耻”。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诗中范仲淹将斗茶的细节惟妙惟肖地展示出来,无论是龙凤团茶碾出茶末犹如绿色的尘沫,还是褐色兔毫盏中沸水冲泡有如雪花般翻涌的茶汤,以及茶汤的味道连佳肴美酒、兰花、荷花都自愧不如,如此生动真实的画面仿佛穿越一般浮现于眼前,令人拍案称奇。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除了歌颂“兔毫纹”之外,宋代诗人对于“鹧鸪斑”也称赞有加。黄庭坚曾在其词《满庭芳.茶》中云:“纤纤捧,研膏浅乳,金缕鹧鸪斑。”在《西江月.茶》中亦有“兔褐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之句。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而对于鹧鸪斑赞誉有加的诗人还有陈仲谔,其在《送新茶李圣喻郎中》中曾道:“鹧斑碗面云萦字,兔褐瓯心雪作泓。不待清风生两腋,清风先向舌端生。”

品读建盏 - 宋代诗词中的沧海遗珠

在宋代的诗词之中,饮茶已经成为了其时文人们表露精神世界的一种意象与母题,而作为因茶而生的建盏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其中互为通达的媒体与介质。宋代文人不惜笔墨与才思,将建盏独有的艺术魅力点染于充满瑰丽与灵动的诗句之中,为后人所传诵、所意会,并为之膜拜。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用户自发投稿,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反馈邮箱zhiyuanm123@163.com,我们将在7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jkerndds.com/10093.html